當LP亦步亦趨地走到中庭的時候,時間已經來到向晚,屋內人聲闃寂、倒是圍籬之外一簍簍的霓虹燈逐漸亮起,成了絕望與酒色充斥的不夜之城。
 
  眼前一叢叢的風鈴花向他招手,泥土的味道混著些許青草香,是個讓人感到放鬆的味道。他想起小時候的自己確實是個野孩子,總喜歡和年紀相仿的孩子們玩起捉迷藏,那時的他可聰明過人,總能夠找到誰也無法發現的地方,直到人聲遠去,將身子埋於草叢,沉沉睡去。
 
  如今他的友人也在綠茵裡埋葬。也好,至少環境還不錯,也沒有像流離失所的人們一般死無全屍。LP自嘲地扯出微笑,好似這樣調侃就能讓心裡好過些。
 
  看著簡單製作的木牌刻著他的名字,LP禮儀性地跪下,伸手輕輕撫摸粗糙的紋路,最後將雙手合十靜靜祝禱。
 
  在這個戰爭紛亂的時代,要保護著誰、守護著誰,聽起來都像是可笑至極的言語。而他就像個單純的小孩子一樣,自以為努力就能得到幸福結局,卻迎來了幻滅的結果。
 
  無以名狀的絕望感,讓他想到了當BM送給他手銃時所說的話。
  
  『你的正義必然和其他人不同,所以照你的意思去做就行了。』
  
  那是在BM決定辭職的前幾天送給LP的餞別禮。他說,面對世界上的邪惡,你要有更冷靜的態度去面對,任何的情感在決策的時刻都是不必要的。那只會礙事,面對道德的兩難、或是其他更艱困的選擇,若不保持冷靜,事情可能朝向更無法控制的場面發展。
  
  『最後的決定不一定大家都能接受,同理,關於滅村的事情,我也不希望你會原諒我。』
  
  然而年少的他還不懂,不懂BM將軍總是那麼冷靜的原因,不了解這個世界的複雜性,更無法想像這雙拯救了他的雙手,是怎麼樣把千萬人給推下地獄。但是有一件事是很確定的──直到現在,LP都無法真正原諒他。總會有更好的辦法解決的,至少在幾天前他都是這麼想的。
 
  但是當DE向他求死的時候,他才知道在時間的壓力之下,做出決定竟是如此困難的事情。明明身為一個軍人,應該看透了生死,卻在真正殺了人的當下,才知道自已還是沒有用氣承載生命的重量。看著已經被自己反覆搓洗至破皮的雙手,LP訕笑了聲──自己可真是個沒用的人啊。
 
  那麼他呢?當BM決定將所有村人賦死的時候,心裡應該也是相當沉重吧。
  那可是無法比擬的罪過啊。
 
  「您在這裡做什麼呢?」
 
  順著聲音來源回過頭去,只見逆著光的人影就站在後方,溫柔的語調、讓LP一瞬間以為看到了DE,只不過他很快的認知到事實,瞬間為了自己總喜歡做夢而感到可笑。
 
  「你是……?」
 
  「人心具象之物。」對方給了個曖昧不明的答案,反而讓人更懷疑他的身份,仔細一看,那人頭上別著的繁華裝飾,以及說話時使用的敬語,都在暗示著這個人並非普通的游子。而他由上往下注視著,儒雅的笑容在LP眼裡看來似是憐憫,反倒有些讓人不悅了起來。「我是來還東西的,這個是你的,對吧?」
 
  從袖口裡拿出了櫻花枝的書籤交還給LP。他有些錯愕,本來以為在被DE剝去了一切資產時遺失的東西,為什麼現在會在這個素昧平生的人身上?而就在他還在疑惑的時候,身著不凡的男子便已經看出了一切,逕自說出答案。
 
  「蝶要我還給你的。上面有他留給你的話。」他的故弄玄虛,反而讓LP更摸不著頭緒。「不過……客人,您好奇怪呀,身上有和我相同的味道呢?讓我想想……啊啊,原來如此,跟蝶一樣都是帶原者呢。」
 
  「什麼意思……!」
 
  而就在這麼一瞬間,對方的身形化作一陣風,消失之快速,幾乎讓人以為那是錯覺。只留下手中的櫻花枝書籤,銘刻著無法解讀的古老語言。
 
  當LP試著去解讀上面的文字,不出幾秒的時間,文字扭曲地開始蠕動了起來,化成數以百計的小蟻往LP手上爬去,當他驚嚇著拍去令人作噁的蟲類時,卻在手腕上留下了嚙咬過後的紅痕。
 
****
 
  「目前所有可以出去的道路都被封死了。」BM看著矮桌上的地圖,簡單地分享他目前所得的情報。「不過最北邊的河流還在流動著,推測是結界比較弱的位置。如果要離開的話,或許可以嘗試走水路。」
 
  「可是BM,那條河流通往的是魔族的地盤啊。」
  「你身為一個軍人還怕魔族嗎?」VC近乎不顧人情地反諷。
 
  「不不不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」RF雙手高舉,急忙澄清。「或許我們可以透過那條河離開,但是其他人呢?」
 
  「我可沒說要帶上他們了。」VC理所當然地說著,重重呼出輕煙的態度彷彿對RF的言論感到相當不屑。
 
  RF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VC。「老兄,他們是你的重要資產吧?你打算就這樣把他們丟下?不、不對,為什麼你們說的好像要逃走一樣?盡快找出案子的兇手才是我們應該要做的事情吧?」
 
  語畢,他們倆個同時靜默,這樣令人厭煩的感覺好像以前也有過,對了,是好幾年前當他們還聚在一起開會的時候。那時的他主張要保護人民,VC卻是使用更為強硬的語氣主張肅清調村子,即便他再怎麼強調這份決定的嚴重性,BM最終還是選擇了聽VC的話。
 
  為什麼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卻總是得不到他人迴響呢?
 
  「當然,離開這裡只是最後的手段。」BM沉住了氣,順著RF的意思接續話題。不過依照RF對他的了解,可不覺得簡短的一句話需要他那麼多的思考時間。「找出兇手是必須的,只不過,這裡是人類和魔族的公有地盤,嫌疑犯人數眾多,恐怕不是短時間內就能解決的。」
 
  「我倒是有不同意見。」VC一副泰然自得。「將軍打算的肅清計畫是不可能順利完成的,光是魔族那邊肯定會有異議,周旋起來所耗費的時間就不會只有兩週了。畢竟在這裡,兩個種族的人難得一見地都能和平相處,看看DL跟RG他們,明明是魔族卻如此的近似人類,可不就是個最好的例子嗎?反過來說,想要成為魔族的人類想必也是有的。這裡一切定義都是那麼的曖昧不明,要分辨當中的差別,大概就會讓將軍相當頭痛了吧。」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霜霜 的頭像
霜霜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