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艾爾之光-蟻后 (2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散了一地的玻璃珠就像是墜落的流星,在黑暗的室內發出微弱的光火。蒼白的指甲在空中輕輕比劃,玻璃珠就像有了生命似地,自動地滾到DN跟前。他輕輕地拾了一顆起來,在手中把玩,而那顆珠子就像是在回應一般,發出了橙色的光芒。
 
  「每個人的靈魂都有屬於他們的顏色。」像是再普通不過的故事一般,DN輕聲敘述著。「魔族跟人類不一樣,靠著吞食情感維生。自從來到這棟樓,我在這裡見證了無數情感的存亡。然而有些人的故事我捨不得吃,就會像這樣子,被我好好地用特別的方法收藏。」
 
  看著地上四散的玻璃珠發著求救也似地光芒。這棟愛與生死的青樓,曾經用各種不同的方式殺了多少人?RF不想數、也不敢去數,光是聽著DN所敘述的死後不得輪迴、繼續著弱肉強食的世界……就讓他渾身起了雞皮疙瘩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RS深切地感受到什麼是冤枉。
  
  看著老闆的房間裡所發生的恐怖景象,RS整個人目瞪口呆,即便一旁的人不斷追問,他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。發生命案時應該怎麼處理?報給軍方?不、不行的,在老闆失蹤的情況下,他定是會被問到死的,但如果私下處理掉的話,他可沒那膽量啊!畢竟以前這些事情都不是他處理……
 
  RG、DL、老闆……你們到底跑哪去了啊……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早晨的陽光透過紙門襲進來,光線不偏不倚正好打在DC的睡臉上。他皺著眉間,帶著嚶嚀,從睡眠中醒來,輕揉了眼,意識卻還是迷糊著。嗯……昨天晚上的記憶他已經想不太起來了,大概就只是發生了預期之內的事吧……身體有些疼,但也就只是這樣,某種意義上或許應該稱讚自己的適應能力才是。
 
  而當他摸索著自己的衣服時卻赫然發現,熟睡的客人臉上被塗滿了墨跡,這一瞬間他倒是整個人都醒了,驚恐地向四處張望,房間裡本該精緻的浮世繪也被惡作劇似地給塗滿了鴉,莫名其妙的情況讓DC整個人嚇傻,在一陣混亂中隨便著裝,連忙奔出去取水與布巾。得趁著客人還沒醒來以前清乾淨才行。
 
  「哇啊……!」昏暗燈光下看不清楚腳步,DC一個慌張,突如其來被什麼東西絆倒,當場讓他吃痛地驚呼。仔細一看,讓他滑倒的是一枝毛筆,在榻榻米上滾動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VC,選擇離開軍隊的你,買下這座青樓是為了什麼?
  是為了有個安穩的退休生活?才怪,待在這種地方可一點都不是你的作風。
 
  RF總覺得這淮櫻屋很奇怪,就算是處在人類地盤的邊緣,這充斥的魔氣說什麼都太猖狂了。來這裡觀察這麼久,除了顧客以外根本見不著幾隻魔族,唯一的兩個魔族──RG跟DL,卻是所有人當中魔氣最弱的。
 
  那麼,這持續縈繞地不祥之氣,到底是從哪裡出現的呢?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本章CP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當接待輕輕推開拉門,映入BM眼簾的是盛大的排場,年華老去的游女彈奏著三味線、身旁的少女調笑著接過劍鞘、墊著碎步邀他入座。讓他想起許多年前,剛登上將軍職位的時候,那場艷歌艷舞的恭迎會,也差不多就是這麼浮誇吧?啊啊,少說也是八九年前的事情,而今他只是一介草民,能夠登上大雅之堂,感覺還真是有些不真實。
 
  「汝誠猶明月,皎白照行大虛空;為人以清明,浮雲雖欲蔽月隱,其光不消莫能晦。」
 
  那個歌聲明亮而清脆,就像是下雨時雨露打在玉盤上的錚錚聲響。花魁就躲在中央屏風後,高唱一曲迎來貴賓,而他只能看見花魁的影子,隱約只能看到背脊的曲線,過長的和服在地上拖出厚厚的影子,手裡的煙管正逸散著令人暈眩的香味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本章CP
  • 請輸入密碼:

  『這裡一切定義都是那麼的曖昧不明,要分辨當中的差別可不容易。』

 
  RF覺得有些頭疼,這條花街是一個特殊區域,對於士兵們是個寄託愛與痛苦的天堂,但也正因為是這般敵我混雜,當案件發生時,處理起來才更棘手。
 
  『想要成為魔族的人類』……RF在心中反覆咀嚼著這些話,總覺得這句話似乎別有意涵,就好像VC知道實際的例子似,移轉著視線最後把眼神定在VC手背上的蜘蛛刺青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當LP亦步亦趨地走到中庭的時候,時間已經來到向晚,屋內人聲闃寂、倒是圍籬之外一簍簍的霓虹燈逐漸亮起,成了絕望與酒色充斥的不夜之城。
 
  眼前一叢叢的風鈴花向他招手,泥土的味道混著些許青草香,是個讓人感到放鬆的味道。他想起小時候的自己確實是個野孩子,總喜歡和年紀相仿的孩子們玩起捉迷藏,那時的他可聰明過人,總能夠找到誰也無法發現的地方,直到人聲遠去,將身子埋於草叢,沉沉睡去。
 
  如今他的友人也在綠茵裡埋葬。也好,至少環境還不錯,也沒有像流離失所的人們一般死無全屍。LP自嘲地扯出微笑,好似這樣調侃就能讓心裡好過些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抱歉,現在禁止出入了。」
  「嗯,為什麼?」
 
  BM冷冷看著擋在他和士兵中間的半透明結界,藏於斗笠下的金色眼瞳透出一絲殺氣。看來那次的強盜案件……害得他也一起被關在這裡了,真是糟糕,本來預計幾天前就會離開這個城鎮,卻因為DE的事情而滯留……
 
  一邊聽著士兵的解釋,BM腦袋裡只想著要怎麼離開,一聽到封城的目的是為了找出兇手,隨即機警地換句話說:「所以……只要能要這兩周裡找出兇手,肅清命令就能夠撤回的意思?」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本章CP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叩叩。
 
  DL捧著茶水,靜靜等待拉門開啟。經過這麼漫長的一晚,一切突發狀況都算是安定下來。不過物的部分還好處理,人的情緒倒是沒那麼容易解決……安置客人的房間裡一直沒傳出消息,總讓DL有些擔心,雖然嚴格來說這不關他的事情就是了。
 
  「不好意思,請問客人狀況還好嗎?」DL輕聲問著,雖然感覺有些多此一舉──光是從RF一臉煩惱的表情就可以知道答案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按著腹上的傷口回到了淮櫻屋,DL低聲喘息著,試著調整呼吸,讓自己看起來不要太難堪。果然啊……到最後自己的直覺都是準的,那如同豺狼一般凶狠的將軍,即便辭職多年身手依然了得,要不是中途有機會逃跑,他可能真的會死在那摻銀的長刀下也說不定。
 
  「DL哥,你回……!哇啊啊、傷成這樣!先包紮一下比較好吧?」負責櫃台的RS也已經回到自己的崗位上,只是一看到DL如此狼狽的模樣,不免感到吃驚,急急從櫃子下拿出藥物,卻被對方輕擺手拒絕。
 
  「不、不必,魔族很難死的。」DL自嘲地笑著,口中說的也是事實。即便現在感覺的到痛、也確實在流血,但一般來說這樣的傷只要晾著一兩天就會自己好了──被銀刀直接劃到的地方除外,當然這件事他是不會跟RS說的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本章CP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偌大的辦公室裡,各式武器整齊劃一地置於櫥櫃,看來讓人有種說不出的壓迫感。LK將軍坐在中央的椅子上,靜靜等著白髮青年自述罪狀,然而,一旁的上校卻不斷地打哈哈、意圖干擾著雙方的思緒。對於自己所犯下的罪行,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  ──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呢。
 
  「將軍你先別談這個了吧,明天的集訓應該……」
  「我在問的是LP。」LK冷冷地說著,如鷲一般的眼神,死死定在LP身上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反正到頭來,就算我們什麼也不做,也總會有個人站出來的,只要這樣相信就好了。」
 
  雖然BM這麼說也不無道理,但總覺得……果然還是太過理性、幾乎不像是人會說的話了吧?看著一路走過來血流成河,哭聲不絕於耳,不知道怎麼地DE就是無法把自己的心思從這些毫不相識的人身上抽離。再看看一直引著路的對方,幾乎是把這樣的狀況全盤無視。
 
  曾經是眾人期望的將軍,難道就不能多為人民著想一點嗎?哪怕是簡單的檢傷、止血……一點點的改變,或許就能讓這樣的狀況獲得改善。
  如果可以的話DE很想先停下來,如果他有力量的話,想要,拯救他人。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混帳東西,隨便奪人性命很好玩嗎?」
  「住手……大哥,我……」
  「揍到你說不出話為止,看你還敢不敢!」
 
  一拳將懷有敵意的強匪擊倒在地,RF像是看準了獵物的獅子一般,毫不留情地踩住對方的頭,在第二個致命拳頭即將落下的前夕,LP硬生生地上前攔阻,甚至不顧自己也有可能會受傷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大約是前幾天的事情了。當蝶負責打掃西樓的時候,在走廊四周發現有為數不少的螞蟻在爬。按照往常慣例,大概又是有什麼小動物死在某個地方了吧?抱持著這樣的想法,蝶沿著螞蟻群的行跡走著,本想尋找屍體的所在之處,最後卻來到花魁的房間前,而大量螞蟻正不斷地從縫隙進出,他卻被擋在門外。
 
  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嗎?抱持驚懼的心態,蝶輕輕出了聲。
 
  「不好意思……?」
  「請進。」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浴池裡水氣氤氳,幾乎模糊了視線,空氣濕熱熱的包圍著自己,卻讓人有莫名的安心感,就像是待在母親的懷抱那樣溫暖。DN蹲踞於木盆內,將半顆頭埋入水中,不時吐氣發出啵啵的聲響,好像個小孩子似地,同時觀察著視線所及之處,那個同樣浸泡在山茶花浴的白髮男子。
 
  他半舉起一隻腳,優雅地拾起刷子替自己去污,那雙腿白皙乾淨,簡直就不像是男人的腳。何況即便是在浴室這麼隱私的空間,他都不忘自己的身分,一舉一動皆維持優雅,作為花魁的他可真是專業,就連洗個澡都如此費盡心思。
 
  以淮櫻屋的格局來說,他跟MM算是比鄰而居,同樣都是定居在西樓的人,遠離東樓的喧囂,只有在進行沐浴的時候,才會到東樓進行盥洗。說起來,西樓西樓本來就不常有人進出,除了RG、DL以外,大概就只剩下想要得到花魁恩寵的客人了吧?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
 
  小小的空間裡爆發出巨大的笑聲,其實刺耳得很,不過這就是RF的性格吧?大方、豪氣、不拘小節……但還是要看場合發揮才行。VC淡淡說了句:「你酒還沒醒是吧?要不要把你丟進酒窖裡多睡一會兒?」才讓笑聲暫時打住。
 
  「……笑屁。」換上樸素的備用和服,LP的臉色可比烏雲一樣的黑。
  「笑你是同情你,同情你第一次來青樓就遇到這種事。」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