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艾爾短篇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每當我進入人類所謂的夢境之時,那令人焦躁不安、徬徨焦慮的感覺就會重新浮現。那是我無法掙脫的噩夢,像是古老的咒文一般,化成了強而有力的銘印,被侵蝕的感覺如此鮮明,赫尼爾的力量就像蛇一般地爬上身來,匍匐著蠶食著,終於侵奪了身為自我的意識。
 
  「嗚……」
 
  我想我曾經很害怕存在於自己體內的變異,每當使用力量一次,心中的不安感就要占滿思緒,就算像個幼犬一樣嚶嚶呼喚著伊斯麥爾的存在,卻始終得不到回應。就好像我已然與他斷絕了關係。在我看見了無數納斯德被製造又拋棄的場景,終於領悟到自己已然被放棄的事實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所以說啊,一個敢於向世界為敵的男人,為什麼要在被擊敗的此刻,與艾爾神女相擁而泣?
 
  ……我覺得很有趣。
 
  那是我從伊斯麥爾學不到的,關於人類物種的獨特性。我啊,想認識人類,想知道有關於人類的一切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所以……這就是你們的選擇嗎?」
 
  聽著索雷斯自述著這一切的開端,艾索德的同情心顯然氾濫,握著劍的手竟然在顫抖。面對所謂的選擇,顯得相當猶豫不決。
 
  又是多餘的感情作祟。我輕聲嘆氣,果然,艾索德終究是個人類,我不應該抱有太多期望才是。如果不忍心動手的話,那就讓我來吧。晃地一下出現在他面前,鐘擺化作投影之槍,舉手擲出,制裁了讓世界陷入混亂的萬惡罪人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本章CP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我曾經以為,太陽是這世界上最溫暖而平等的存在了,沒有差別地照耀著所有生命,讓所有人都能在翌晨看見希望。每當我在教堂裡聽著信徒祝禱時,從玻璃花窗透射的陽光沐浴著我,總是讓我感到煥然一新。
 
  然而,凡是光存在的地方,就蟄伏著黑暗,而光越強大,黑暗更是深邃,世界上總存在兩極的勢力對抗著,譬如黑白、譬如正邪,快樂亦是、悲傷亦同,童話裡描述的單純幸福,幾乎不可能恆久存在。
 
  但是,為什麼呢?
  如果絕望終將到來,我們又是為了什麼奮鬥、為了什麼祈禱?仰賴虛無縹緲的神明投予幫助,而逃避眼前的真實,對我來說,這簡直是讓人難以信服的笑話。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本章CP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本章CP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說真的,我恨死冬天了。
   
  過低的氣溫讓道路結了一層薄薄的霜,就連走路都是舉步維艱,害怕一個失足,摔個沒有形象;冷得要死的溫度,使皮膚產生一絲絲龜裂,乍看之下好像裂解的時空在我身上恣意猖狂。偏偏我不喜歡穿衣服,不喜歡將自己裹得像顆粽子似,如此異樣的堅持換得的是止不住的哆嗦,甫發熱的溫度很快地隨雪而逝。
   
  「呼……」
 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