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抱歉,現在禁止出入了。」
  「嗯,為什麼?」
 
  BM冷冷看著擋在他和士兵中間的半透明結界,藏於斗笠下的金色眼瞳透出一絲殺氣。看來那次的強盜案件……害得他也一起被關在這裡了,真是糟糕,本來預計幾天前就會離開這個城鎮,卻因為DE的事情而滯留……
 
  一邊聽著士兵的解釋,BM腦袋裡只想著要怎麼離開,一聽到封城的目的是為了找出兇手,隨即機警地換句話說:「所以……只要能要這兩周裡找出兇手,肅清命令就能夠撤回的意思?」
 
  「等到這塊土地劃清界線之後,我想是的。」
  「了解。」
 
  看來被捲進奇怪的事件裡了,然而還有很多事情沒完成呢,可不能這麼簡單地就死在這裡。BM低吶了聲表示了解,同時拉下了帽沿。如果有好一陣子都無法離開的話,不如就四處走走打聽消息吧。
 
  不知道DE後來怎麼樣了呢?希望他是確實離開這座悲傷之城了。
 
  「讓開!」
 
  穿過幾個街口都還響亮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,一回神,只見黑色的馬狂奔而來,不知道是沒看到結界還是意圖想撞開結界,總之,當BM試圖出言制止的時候,黑色馬兒便一頭撞了上去,頓時激起了白色雷光。
 
  唉,有什麼樣的主人馬兒就有什麼樣的行事風格啊真是,一看清楚騎馬的人是RF,BM忍不住輕嘆了口氣,頭也不禁跟馬匹一起疼了起來。
 
  「喂喂,這是做什麼?馬也是動物,會痛的,這樣胡來根本闖不過去。」
  「你是……啊啊……!」RF回頭,就算對方穿得幾乎無從辨識,光是從熟悉的聲音也已足夠,當場跳下馬來,想要來個熱切地擁抱,沒想到就在要呼出對方的名字的時候,卻被他一個閃身而過。
 
  「嘁,」在他即將叫出自己的名字時,BM連忙嚇聲制止。對他來說,他的存在已經是不能公開的事情了。「不要亂說話,小心我殺了你。」
 
  「別這樣啊老大,我們好兄弟一場啊~」完全無視於對方的反感,RF出言調侃。「不過,怎麼你也被困在這裡了,難得想與美人共度春宵卻悲劇了嗎?」
 
  「鬼扯。」
  「那不然是怎麼來著?你倒是解釋解釋?」
 
  面對對方的疑惑,BM可完全沒有要回答的意思,轉頭就打算要走,RF連忙跨上了馬,掉頭攔住對方的去路,無論對方完全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,都依然窮追不捨。
 
  「喂,老大,你說點什麼啊!」
 
  無視。
 
  「再走下去也不知道該去哪吧?不如就跟我到淮櫻屋坐坐吧,也許能得到有關魔族的情報,你應該也有興趣的吧?」
 
  無視。
 
  「VC也在那喔。難得的團聚,就差你一個了。」
  「好啊,你帶路吧。」輕快明瞭。
 
  「…」這是怎樣?突如其來的轉變讓RF當場傻住,而對方又繼續走了好一段路,才回頭示意他帶領方向。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差別待遇?RF默默咋舌跟上,心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剝落了。
 
****
 
  「歡迎光……臨?」
 
  RS上下打量了來人,一身奇裝異服還真是讓人起起了戒心,啊,不過這身裝束似乎在哪裡看過?當他想起來者是誰的同時,手中的錢盆子當場掉落在地。
 
  「該說好久不見嗎?不,其實也沒有多久,」將身上的行囊逕自丟給了RS,BM獨獨保留了劍鞘不離身。「這就是你們招呼客人的態度?」
 
  「啊啊,不是的,只是沒想到……」
  「……來了個麻煩的人物呢。」靠在梁柱邊的DL替RS接下話。
 
  「原來是傷了DL的人啊,嘛,我會好好招待的。」RG站上前去,擋住了BM和DL之間,禮儀性地向BM鞠躬,神祕詭譎的微笑卻多了幾分仇意。「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呢?」
 
  「…」安置馬匹的RF隨後跟上,結果一踏入玄關就感受到這劍拔弩張的氣勢,當然不敢妄語,躡步靠近BM的耳邊輕聲詢問:「怎麼你跟一群人結怨的感覺?」
 
  「你錯過的事情可多著呢。」BM避重就輕地回答,甚至沒有多瞄他幾眼。「不過看上去這個組合……有趣,DE在你們這裡對吧?讓我先見見他如何?」
 
  「…」在座三人互相交換著眼色,卻久久沒人願意回答BM的問題。那樣的神情在BM眼裡看來,就像是在串供一樣。
 
  奇異的無聲持續了好幾秒,直到VC默默地從長廊走出。
 
  「他很累了,需要長時間靜養,恐怕不方便見面。」語氣之泰然,讓人幾乎聽不出他在說謊。「如此隆重的貴賓,平凡的游子恐配不上你。花魁今日沒有安排行程,也許願意答應與您見面談心,不知您意下如何?」
 
  「得了。連你也要這樣損我就是?」
  「難道您不覺得您是貴賓嗎?將軍?」
 
  「現在的狀況你應該很清楚,想辦法離開這裡或是撤銷命令才是當務之急,不如我們就坦誠相見,交換所有的情報,對你我都比較有利。至於花魁的邀約……等到夜深了再說吧。」說著說著,BM似乎是答應這份難得的邀約,示意RS拆開他其中的一袋行囊,閃亮亮的金幣讓他差點瞎了眼。「不知道這樣的金額是否足夠?」
 
  「夠……當然足夠、這就為您準備房間!」眼神發亮的RS一溜煙地帶著金幣消失在走廊進頭。
 
  「等等,你認真的?」RF完全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,出言詢問,同樣得不到回答。真是奇怪了,就他對BM的認識,他可是憎惡飲酒、樂舞與魚水之歡,和世俗之事完全沾不上邊的男人啊!現在居然欣然接受了約見花魁的選項。該死,花魁的姿容就連他這多年常客都未曾看過啊!
 
  「RG、DL,去知會花魁。我要跟老朋友好好談談。」
 
  「等等,老闆,真的要把MM交給這種人?」RG的語氣帶著些微的緊張,站在一旁的DL對此情形不禁微皺了眉。
 
  「會見花魁的規矩你應該懂得,初次見面,不會真的讓他動手的。」
  「走了。」一個看不過去,DL揪住RG的後領,直接帶著拖行。
 
  於是擠在玄關的人群紛紛散去,剩下曾經作為戰友的三人,VC輕吶了口煙,看來命運的脈動,在幾年過後,又把他們都給綁在一起了呢。  
  只不過不再是朋友了,他想,現在的狀況或許可以稱上半個敵人,幸虧有個傢伙還不在狀況內,看著RF一臉茫然的神情,VC勾起戲謔的微笑。
 
  「老闆的身份讓你受到不少保護啊。只不過……VC,選擇了一個充滿魔氣的屋子作為藏身之地的你,讓我非常不悅呢。」
 
  「至少我還沒有變成你所憎恨的魔族,這樣就夠了,我想你管不著那麼多。剩下的事情,我們進去說吧。」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