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忙完了?」
  「忙完了。」
  「唉,不是我在說啊,RG,那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好吵……」
  「別這樣說啊,Lord。」反手將扇子一折,RG溫和地說著,不過即便這樣也藏不住他埋於扇子下的濃濃笑意。「青春正洋溢著呢。」
 
  這扇子大概是RG渾身上下最具有東方風格的東西了。DL滿帶不屑地瞅了他一眼,暗暗在心中這麼想著。
 
  雖然說他跟RG算是同事關係,為了在異鄉生存而被VC聘用,不過,兩人在青樓裡的行事風格卻是大不相同。DL一直以來就不喜歡小孩子,每當有小孩來煩他的時候,DL要嘛就是丟給他一堆工作、要嘛就是恐嚇他要刺青在他身上,久而久之就成了淮櫻屋裡令人恐懼的存在,相較之下,RG在人情方面就做得很好,不但用手作甜點來勾引孩子的心,有空的時候也會陪孩子們玩,最近又變本加厲了些:RG甚至可以顧小孩顧到沒空理DL。
 
  只是覺得無聊而已。他可沒有在吃醋。
 
  「我說啊……RG,你好歹也入境隨俗一下吧,」躺在塌塌米上撥弄著插花用枝葉,DL慵懶地伸直懶腰,一身樸素的白色和服,配上銀色短髮,乍看之下就像一隻慵懶的白貓一樣。「你知道,我這樣看過去,你就像是……唉,就像是我在別人皮膚上扎錯的一排針一樣,一點都不好看,卻又抹不去,很礙眼啊……」
 
  「我只是不想忘記我本來的樣子而已。」
 
  「換個服裝應該還好吧?」DL說著,又上下打量他包裹得密不透風的殺手服,在他們原本的國家,這樣穿是很合理的,但是問題就在於他們已經離鄉逃亡很久了啊……「我看著都覺得很熱。相信我,你換衣服會比使用扇子好上太多。」
 
  「好像也是呢~既然Lord都這樣說了的話……」
 
  似乎是被DL說動了,RG優雅地直起身子,拉上拉門進入室內,看在與DL關係良好,毫不避忌地直接在他面前演出脫衣,先是褪去深藍色的風衣並扔到一旁,再來解開褲子間的拉鍊,最後一鼓作氣地卸下襯衫,精實的胴體在DL面前裸呈。
 
  「你說的入境隨俗、入境隨俗~指的是這樣嗎?」
  「!……喂喂我說你……」
 
  太大意了。
  DL還來不及爬起身子,RG就跨坐在他身上,一手扭過他拿著莖葉的手,溫和地將額頭抵在對方的額間,深邃藍的眼眸距離DL好近好近,就連睫毛顫巍巍地抖動看來都是如此明顯。但這對DL來說可不是調情,而是赤裸裸的威脅,彷彿正示意著「要是你敢拒絕我就把你的手骨拗斷」。想至此,一股涼意自DL的背脊竄升直上。
 
  「我說,現在還早,不會順著你意……」
  「喔是喔。」
  「痛……!」
 
  本業作為殺手,RG果真是毫不留情。聽著關節因為不正常移位而發出的喀喀聲響,痛得DL當場暴出大量冷汗,真是失態啊,連忙咬住自己的舌根不讓多餘的呻吟流出,而RG就趁著這時機,扭動腰肢,半開的褲襠在他敏感的部位摩擦。身體不由自主地起了反應,讓DL露出嫌惡的眼神。
 
  「哈哈哈,Lord有反應了呢,這不是很想要嗎?」
  「閉嘴啦……」
 
  看著DL一臉不想承認的樣子,RG更是樂在其中,笑彎了眼,不惜使用言語繼續調侃對方。「呵呵,剛剛才說我很礙眼,難道Lord你就不覺得……在這裡禁慾什麼的,才是件非、常、礙、眼的事情嗎?」
 
  ……好像很有道理。一瞬間產生這種想法的DL差點沒想掐死自己。
 
  RG曖昧地笑著,微甜的氣息隨著話語灑在DL臉上,先是試探性地親吻,隨即加深了力度,含著他的下唇,又是吸吮又是輕咬的,而DL也不甘屈於下風,伸手環住他的後腦,回應似地親吻,將舌頭探入,感受著對方的體溫。
 
  剛剛被他這麼一說,真正入境隨俗的好像是RG才對。很好啊,只是不隨便出賣自己的身體這樣有那裡不對?真是好氣又好笑。
 
  「你的表情跟動作都出賣你了呢。」惡趣味地探出小舌,舔吮著對方的唇畔,似乎對DL的味道,有那麼些上癮。「口非心是的,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。」
 
  到底……自己的表情現在看來是怎麼個樣子呢?DL其實不太想承認,不太想承認他對RG到底是保持著怎樣的想法。不過從近在咫尺的深藍眼眸如同水鏡一般,想要不承認大概也是難矣。
 
  RG細長的手指撫摸著DL的鬢角,按著他的側頰,示意他把嘴巴張開,食指就這麼順勢滑入,感受著DL溫暖的口腔。DL閉上眼感受著,那雙曾經染血的手指上,現在居然帶著蜂蜜香氣,味道是不錯,不過……還不夠,對他來說,RG這個存在實在是過於誘惑,單憑一點刺激實在是完全滿足不了他的。
 
  「幹嘛還是一副不情願?」
  「你看起來太誘人了……」聲音聽起來像是被火灼燒而沙啞。
 
  RG睜著眸,好像還沒聽懂他的意思,突然間重心一歪,他就這麼被DL架到地面上,對方攬著他的脖子熱烈親吻起來,露出虎牙,毫不客氣地直接咬了他一口。過於強大的刺激讓RG直聳了肩膀,試圖抵抗著。
 
  「Lord……嗯……」
 
  RG顫抖地伸出手,探進他的開襟,尋找著花蕊,先以指尖輕輕叩觸,隨後重重地揉捏起來。這儼然變成是兩人之間的戰爭,輸贏很有可能影響到各自的尊嚴。DL想著,同樣不甘示弱地為他愛撫,將手扶向RG的腰間,那裏刺著一隻巨型蜜蜂,正探著六腳駐於繽紛的牡丹花叢之中。
 
  RG是他的第一個刺青實驗品。那個時候……不知道是因為他技術還沒成熟,還是RG還沒成熟。總之,明明已經確認過步驟沒錯了,躺在塌塌米上的RG卻還是時不時痛得哇哇大叫的,DL一時心慌才會刺錯了地方。之後也頻頻跟RG道歉說不是,最後靈機一動,才在那一排刺錯的地方,補繡上一叢牡丹花。這巨大的蜜蜂與鮮豔的牡丹相映襯,反而更漂亮了,就像現在,隨著RG不斷惡意扭動著腰,腰間上的蜜蜂也像是翩翩起舞似地摘起蜂蜜來了。好個無心插柳柳成蔭。
 
  事實上,DL一直覺得RG的氣味很甜很甜,卻是有毒的。他也被這樣毒給侵犯過很多次,換得的卻是一次次地上癮。將頭埋進他的肩窩當中,DL死咬著唇,試著忍住聲音,不讓RG有機會笑他,但是RG的技巧可比這樓裡的其他人來的精熟,光是隔著布料摩擦著就已經讓他蠢蠢欲動,
 
  「Lord~我最喜歡你了。」
  「少噁心了。」
  「那麼我不客氣了喔。」
 
  啊啊,笑著的惡魔比純正的邪惡要可怕太多。
  但DL不會說他就是喜歡他的偽善,喜歡他的甜味……還有與生俱來的毒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