叩叩。
 
  DL捧著茶水,靜靜等待拉門開啟。經過這麼漫長的一晚,一切突發狀況都算是安定下來。不過物的部分還好處理,人的情緒倒是沒那麼容易解決……安置客人的房間裡一直沒傳出消息,總讓DL有些擔心,雖然嚴格來說這不關他的事情就是了。
 
  「不好意思,請問客人狀況還好嗎?」DL輕聲問著,雖然感覺有些多此一舉──光是從RF一臉煩惱的表情就可以知道答案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按著腹上的傷口回到了淮櫻屋,DL低聲喘息著,試著調整呼吸,讓自己看起來不要太難堪。果然啊……到最後自己的直覺都是準的,那如同豺狼一般凶狠的將軍,即便辭職多年身手依然了得,要不是中途有機會逃跑,他可能真的會死在那摻銀的長刀下也說不定。
 
  「DL哥,你回……!哇啊啊、傷成這樣!先包紮一下比較好吧?」負責櫃台的RS也已經回到自己的崗位上,只是一看到DL如此狼狽的模樣,不免感到吃驚,急急從櫃子下拿出藥物,卻被對方輕擺手拒絕。
 
  「不、不必,魔族很難死的。」DL自嘲地笑著,口中說的也是事實。即便現在感覺的到痛、也確實在流血,但一般來說這樣的傷只要晾著一兩天就會自己好了──被銀刀直接劃到的地方除外,當然這件事他是不會跟RS說的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本章CP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偌大的辦公室裡,各式武器整齊劃一地置於櫥櫃,看來讓人有種說不出的壓迫感。LK將軍坐在中央的椅子上,靜靜等著白髮青年自述罪狀,然而,一旁的上校卻不斷地打哈哈、意圖干擾著雙方的思緒。對於自己所犯下的罪行,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  ──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呢。
 
  「將軍你先別談這個了吧,明天的集訓應該……」
  「我在問的是LP。」LK冷冷地說著,如鷲一般的眼神,死死定在LP身上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反正到頭來,就算我們什麼也不做,也總會有個人站出來的,只要這樣相信就好了。」
 
  雖然BM這麼說也不無道理,但總覺得……果然還是太過理性、幾乎不像是人會說的話了吧?看著一路走過來血流成河,哭聲不絕於耳,不知道怎麼地DE就是無法把自己的心思從這些毫不相識的人身上抽離。再看看一直引著路的對方,幾乎是把這樣的狀況全盤無視。
 
  曾經是眾人期望的將軍,難道就不能多為人民著想一點嗎?哪怕是簡單的檢傷、止血……一點點的改變,或許就能讓這樣的狀況獲得改善。
  如果可以的話DE很想先停下來,如果他有力量的話,想要,拯救他人。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混帳東西,隨便奪人性命很好玩嗎?」
  「住手……大哥,我……」
  「揍到你說不出話為止,看你還敢不敢!」
 
  一拳將懷有敵意的強匪擊倒在地,RF像是看準了獵物的獅子一般,毫不留情地踩住對方的頭,在第二個致命拳頭即將落下的前夕,LP硬生生地上前攔阻,甚至不顧自己也有可能會受傷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大約是前幾天的事情了。當蝶負責打掃西樓的時候,在走廊四周發現有為數不少的螞蟻在爬。按照往常慣例,大概又是有什麼小動物死在某個地方了吧?抱持著這樣的想法,蝶沿著螞蟻群的行跡走著,本想尋找屍體的所在之處,最後卻來到花魁的房間前,而大量螞蟻正不斷地從縫隙進出,他卻被擋在門外。
 
  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嗎?抱持驚懼的心態,蝶輕輕出了聲。
 
  「不好意思……?」
  「請進。」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浴池裡水氣氤氳,幾乎模糊了視線,空氣濕熱熱的包圍著自己,卻讓人有莫名的安心感,就像是待在母親的懷抱那樣溫暖。DN蹲踞於木盆內,將半顆頭埋入水中,不時吐氣發出啵啵的聲響,好像個小孩子似地,同時觀察著視線所及之處,那個同樣浸泡在山茶花浴的白髮男子。
 
  他半舉起一隻腳,優雅地拾起刷子替自己去污,那雙腿白皙乾淨,簡直就不像是男人的腳。何況即便是在浴室這麼隱私的空間,他都不忘自己的身分,一舉一動皆維持優雅,作為花魁的他可真是專業,就連洗個澡都如此費盡心思。
 
  以淮櫻屋的格局來說,他跟MM算是比鄰而居,同樣都是定居在西樓的人,遠離東樓的喧囂,只有在進行沐浴的時候,才會到東樓進行盥洗。說起來,西樓西樓本來就不常有人進出,除了RG、DL以外,大概就只剩下想要得到花魁恩寵的客人了吧?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
 
  小小的空間裡爆發出巨大的笑聲,其實刺耳得很,不過這就是RF的性格吧?大方、豪氣、不拘小節……但還是要看場合發揮才行。VC淡淡說了句:「你酒還沒醒是吧?要不要把你丟進酒窖裡多睡一會兒?」才讓笑聲暫時打住。
 
  「……笑屁。」換上樸素的備用和服,LP的臉色可比烏雲一樣的黑。
  「笑你是同情你,同情你第一次來青樓就遇到這種事。」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下起雨了。
 
  拋棄了蝶的名字的DE狼狽地在大雨裡奔跑著,雖然沒有回頭,但是總覺得後頭有什麼東西一直緊追著他不放,讓他始終不敢停下腳步,即便是大雨滂沱也魯莽地橫衝直撞,尤其身著軍服的他,身分十分顯眼,當然少不了路人側目。
 
  明明已經跑了這麼久,卻感覺還是逃離不了,那個被戰爭撕裂的他、被多少人欺侮的他、重見青梅竹馬卻無法相認的他……都已經成為構成他自己的一部份,明明知道這一點的,但是卻還是想要掙扎。正因為這些都是事實,心才會這麼的痛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