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真的,我恨死冬天了。
   
  過低的氣溫讓道路結了一層薄薄的霜,就連走路都是舉步維艱,害怕一個失足,摔個沒有形象;冷得要死的溫度,使皮膚產生一絲絲龜裂,乍看之下好像裂解的時空在我身上恣意猖狂。偏偏我不喜歡穿衣服,不喜歡將自己裹得像顆粽子似,如此異樣的堅持換得的是止不住的哆嗦,甫發熱的溫度很快地隨雪而逝。
   
  「呼……」
 
  我討厭冬天,偏偏我就是出生在這該死的季節,注定了一輩子與孤冷為伍。
 
  抵抗不了的現實,也就只能束手投降了嗎?現在的我啊就算手中握有時空力量,仍不能改變歷史,自然連修正四季也無法做到。就算真的去努力些什麼,地球也必會照常轉動。討厭的事情不會消失、喜歡的人物無法久留……
 
  甩頭擺脫頭上那頂雪堆與悲觀的想法,吸了口冷空氣試著讓自己回復平靜,然而每次眨眼,總會想到關於你的好與體貼,讓眼眶控制不住地染上點點墨跡。
 
  這座山稜是你與相遇的曾經,過了那麼久後終被磨蝕為丘。等到時間過了十年百年後,我又怎能做你不會改變的盼望?嘛,想必你的存在也會在笑聲裡消失吧?我獨自這麼假設著,一邊在腦海裡演繹著道別的場景,只求分離的時刻能夠不要那麼難過。
 
  希望你永遠都是我最初認識的那模樣。如此不可能的願望更逼我得坦承自己的無能。
 
  站在雪地中央,直到最後的微光沒入夜色,世界歸於寧靜,我雙手一展向後仰躺,正好讓0度的領域吞噬著我所有溫暖。此時的我好想就這樣子融入雪中,永遠消失……
 
  頹廢將頭埋入皎白裡,意識進入冬眠之餘,我卻仍渴望著那份溫存的擁抱。
  ……為什麼你還不來拉我一把呢?
 
  「上帝啊……請告訴我,現在的我是什麼顏色?」
 
 
 
  閉上眼來回想過去,美好回憶一一浮現,清晰得像是昨天才發生。
 
  當我還是稚齡孩童時,其實很喜歡冬天的。在低溫的季節裡我可以套上媽媽親手織的毛衣,躲在與自己顏色相近的雪堆中,和其他孩子們玩耍,因為都是白色的關係,讓我在每次雪仗當中常常是勝利者。
 
  那個時候的我不知道何謂失去、也不懂什麼是失敗。只讓過於狂妄的好勝欣在心中恣意猖狂,塑造了這麼不可一世的我。
 
  媽媽深邃的瞳孔裡倒映著對我的期待,像是燦爛銀河中那一閃一閃的小星星,在墨空裡織成令人想望的寄託。
 
  她常說:我是個雪天使,只是一個不小心墜入凡間,成了上帝賦予世人最美的禮物,而總有一天,我會改變這個世界,這個討人厭的世界。
 
  那溫柔的聲音、摸著我臉的溫度,我一直都記得呢。只是……
 
  「天使……嗎?」
 
  那些事情已經不存在了,自從折翼過後……我就不再匹配這封號了吧?
 
  獨留雪,成了我永遠的顏色。
 
 
 
  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起你。彷彿成為我第二個家人的你。
 
  在我耐不住孤獨的時候,你總是會伸出手來拉我一把,要我趕快回家,絮絮叨叨像個老媽子似,我卻意外地不覺得你囉嗦。這是你獨有的魅力,也是因為我喜歡你,才會忍受你關心背後那滿滿的缺點吧?
 
  以往到處亂跑的壞習慣只是希望得到你更多關懷,那怕隨後招來一對臭罵,而今都要深夜了,為什麼你還不出現,邀我回家就像你最初對待我一樣?
 
  這不守信用的傢伙,如果害我感冒了,那可都要怪你啊……
 
 
 
  「……哈啾!」
 
  這副被改造過的身子能夠對抗時空力量的侵蝕,卻無法抵擋微小病毒的入侵。外強中乾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?抑或是我真的低估了冬天的實力?渾身的溫度很快地被雪水給吸納過後,冷到心坎的觸感使我再也無法思考,亦無法跟你賭氣,拖著顫抖的步伐,慢慢地回到家。
 
  想要趕快回家取暖,一打開門,面對的卻是更為深沉的闃寂。
 
  感覺哪裡怪怪的啊……照理來說MasterMind一定會在家裡做研究,Lunatic psyker那個習慣運動的肌肉結構,在這深夜也該回到家才是,總之,同樣怕黑的兩人是不可能放任屋裡這般空虛。
 
  我試著踏出腳步找尋兩人的身影,曾經以為無所畏懼的我,竟在此刻發現輸給了黑暗。
 
  「……!」
 
  連續的拉炮聲響震耳欲聾,伴隨燈光一瞬亮起的刺眼,讓我無法反應過來,緊閉被光線刺痛的雙眼,很快地任由彩帶與紙花落滿了我身,織成了複雜的網。
 
  「等你等好久了呢~DE,生日快樂!」
 
  生日?你們在說什麼呢?在我還沒對這名詞反應過來的時候,你便首先拉著我就座,讓我另外兩個Add坐在一起。生日會正式從歡樂的歌聲開始。作為主角的我,卻相當地不自在。
 
  MM似乎等我等得不耐煩,表情看來不怎麼開心,基於一點關係還是出言問我:「……去哪裡了,DE?」
  「沒有去哪,只是……哇啊!」
 
  解釋的話還沒說完,你逕自拿過毛巾替我抹去水珠,也不管大家還在唱著歌,所有人的視線都在我倆之上,只是捨不得我身上濕漉帶雪的狼狽模樣,好像起了母愛之心,希望我能用最好的姿態參加這場精心準備的計畫。
 
  歌聲持續了幾分鐘後結束,首先被負責主持的元素活潑開朗的聲音打斷。「到齊了就可以開始了,生日的三個願望,一人一個!」
 
  「希望能在今年毀滅世界。」
 
 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秒鐘,我看見MM用非常鄙視的目光掃了LP一下,輕甩高馬尾想跟坐在旁邊的某人撇清關係,無神論的傢伙就連願望都許得相當隨便。「希望能夠打爛LP的腦袋以重新了解結構。」
 
  「那你呢?DE,今年的願望是什麼呢?」
 
  蛋糕上的蠟燭在我眼裡閃爍著溫暖光芒,卻遠遠不及你眼底的花火燦爛。不知怎地,我竟然捨不得許下願望,只是呆呆望著你微笑,覺得願望早在此時此刻就已完成。
 
  只不過嘛……怎麼好意思讓你等上太久?
 
  「我……」
 
  將嘴對上了火源,短吁口氣將蠟燭吹熄,整間房子頓時呈現一片黑暗,就連身邊有著誰都看不清,預料之中地產生了一陣騷動。同樣怕黑的兩個孩子頓時嚇得不知所措,尤其看到我幽紫的眼睛在迷離之中閃爍色彩,一定是很嚇人的吧?這問題不需要問,光是聽到兩人失態的驚叫,我便能知道答案。
 
  拋下一屋子的混亂,我拉過了你的手,一方面敲開了時空,強行把你帶到我們當初相見的地方。
 
  突如其來的轉換讓你愣著,過了好幾秒才意識到這裡是哪裡。轉頭面對嘻笑著的我,故作平靜的語氣是你對惡作劇慣有的態度:「DE為什麼不許願呢?」
 
  「最後一個願望,通常都不能說吧?還是你要不要猜猜看我的願望是什麼?」
 
  不能說,是因為說了願望就不會成真。
  不想說,是因為這個願望與你有關。
 
  「看你笑得那麼賊,包準不是什麼好願望……!」
 
  關於我想吻你的,這個貪心的願望啊,比起用嘴巴說說,果然還是直接操作會開心得多啊。
 
  吶,VC,我想要跟你在一起,直到下個生日、下一世紀、下個輩子……
這次,不會再只是我的妄想症了,對吧?
 
  拉著你粗糙的掌心晃呀晃地,我調皮地吐舌,將剛才發生的尷尬一笑帶過,用眼神示意你去看那散佈在夜空中點點星光,你這呆子,到現在還搞不懂這是約會嗎?
 
  「吶,VC,有沒有人跟你說過,你的眼睛很漂亮?」
  「……?」
  「漂亮的輝煌顏色,就像銀河一樣呢。」
 
  今天的冬天很溫暖,是因為你的存在。
  有你的我,真的幸福得太奢侈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
參加生日企劃所以生出來的VCDE~((((雖然不像#
  
好久沒寫文真的會沒手感耶OwO((廢話#
  
先不管那些了。Add~生日快樂OwO+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霜霜 的頭像
霜霜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