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 伴隨花束一起送出的心意
  
  橙色的玫瑰花,花語是……
  「亙古不變的友情。」
  
  尤里烏斯溫藹地笑著,遞給安維一束親手摘的玫瑰花。而當他默默地接下時,一個手拙,被花莖上的微刺給割傷。看著逐漸滲出血的食指,安維啞然失笑,看來,要讓友情昇華可不容易,在那之前還得先經過一段考驗呢。
  
  「……傻傢伙。」
  
  尤里烏斯在他面前跪了下來,細緻地捧起了他的手,親吻了手背後,將染血的食指輕輕舔吮,眼神中滿帶小心,最後拿出早已預備好的繃帶,悉心為他包紮。
  
  
12. 請再說一次吧?
  
  「欸?」細如蚊蚋的話語一閃而逝,來不及捕捉意思的安維投以尤里烏斯一臉迷糊的神色,要求對方再說一次,只見對方笑意滿盈地搖了搖頭,打死就是不開金口。「再說一次啦,我剛剛沒聽清楚……」
  
  「那你這次可要仔細聽囉。」  
    
  撥起安維莓果紅一般的髮絲,尤里烏斯湊了上去。「……我愛你。」咬字清晰的話語就像魔咒,同時,鼻息撲在臉頰上,染得耳根一陣發燙。
  
  
13. 戀愛ing
  
  就連公主都看出安維的異常了,偏偏他又不擅長偽裝。
  
  「不好意思、可以冒昧請問……安維殿下跟尤里烏斯殿下是……?」
  
  這個問題如此危險,就連他自己也說不明白,看著公主澄澈的眼神裡倒映出自己的慌亂,安維連忙撇過眼神去,望向藍天好陣子,才搔著頭說出自己的想法,言語裡帶著百般的不確定。「啊……嗯,大概是就是妳想的那樣吧。」
  
  看見一個人所產生的悸動、無法克制的腦內遐想,浪漫到根本就不存在的情節……這些被稱為戀愛的東西,而今他也是第一次感受。要剛剛接觸領域的人敘述這些情緒給他人聽,未免太強人所難了。
  
  
14. 為你寫詩
  
  詩是藝術的語言、活生生的文字。
  記錄著人類最珍貴的情感、與那些一閃即逝的美好。
  
  不過對於像尤里烏斯這樣的武人來說,提筆創作顯然過於困難。羽毛筆在白紙上來回比劃,過了好久仍然寫不出個成句,一再地將信紙揉成團丟棄,讓紙簍逐漸滿溢,沒過幾下又得拿出去丟了。
  
  希望屬下可別好奇地把紙團拆開來看才好。想至此,尤里烏斯決定自己把這團紙屑拿去丟,至少能減少被偷看的風險,啊啊,順便去散個心吧。
  
  
15. 紅茶與提拉米蘇
  
  難得清閒的午後,今天大概是最後一次了。
安維終究是王子,來別國做交流也該有個期限。尤里烏斯滿帶遺憾地笑著,看著本該放滿甜點的小圓桌上卻塞滿了公文件,默默地將一湯匙的提拉米蘇含進口中。
  
  「抱歉,差不多該回去了。」放假太久了,這下子連下午茶時間都無法安寧。看著安維手上拿著厚厚的文件翻閱,幾乎沒有時間理會坐再對面的尤里烏斯。「祖國多了很多事情要處理。」
  
  「嘴巴張開。」
  
  而當安維終於對上尤里烏斯的視線時,只見到湯匙襲來,一口含進了提拉米蘇,乳香味伴隨著可可的苦澀在嘴裡在嘴裡擴散。
  
  尤里烏斯輕聲笑著,說出了義式甜點的涵義。「等你回來。」
  
  
16. 當呼吸化為喘息
  
  克制不住的呼吸聲,漸漸失力的雙臂,身體逐漸不聽使喚,被無以名狀的慾望給填滿。
  
  「尤里……哈啊……」
  
  墜落在愛與死的花園裡,只有香氛是唯一能讓他保持理智的事物了。
  
  
17. 無法拒絕的可愛請求
  
  「尤里,我們差不多該回去了。」
  
  眼看著太陽逐漸西沉,安維輕聲呼喚著身旁的人,然而尤里烏斯陷入難得的好眠,將頭依在他的肩膀上,無論怎麼喊都叫不醒,甚至在他打算將手抽離的瞬間,緊緊攬住不願放手,嘀咕著的話語有著平時見不著的可愛,讓安維好氣又好笑,真不知道該拿這個打瞌睡的大狗如何是好。
  
  「不要……離開……」
  「好好,我知道了。」動作遲緩地撿起一旁的軍外套,細心地為尤里烏斯披上。「晚安。」
  
  
18. 收集不完的溫柔
   
  坐在馬車上,望向普露梅莉亞的花田,小小的白花正隨風搖擺,似是向他揮手道別。果然還是有點捨不得啊,安維默默想著,這個國家的熱情與那個人的溫柔,都是他至高無上的寶物,只要閉上眼睛,便全部像花海一般燦爛了起來。
  
  而今他終得離開這個國家,帶走了滿滿的愛意。
  橙色的玫瑰花束,至今依然被他緊緊捧在手心。
  
  
19. 挨近了你的唇
  
  想起了第一次初吻的感覺。向來害怕與男人肌膚接觸的安維,竟然意外地不會感到反感。因為是他嗎?安維緊張得無法思考,閉上眼睛試著轉移忐忑的情緒。沒想到預期中的吻遲遲沒有下來,顫巍巍地微睜了眼,只見尤里烏斯躲在床角,一臉羞紅地摀住嘴唇。
   
  「對不起……」從他肩膀微微顫抖的幅度,安維大概可以知道他的感受是如何,只是隨之而來不知道是讚美還是嘲諷的言語,讓安維差點想把他踢下床了去。「你的表情,太可愛了……」
  
  
20. 圖書館裡的戀愛習題
  
  他想起小時候跟尤里烏斯一起在圖書館裡用功的光景。
  
  那些惱人的數學習題,現在來看都是再簡單不過了。
  但是戀愛這回事嘛,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繁複。
  或許他們都得延畢了吧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