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. 顫動的指尖正微微發燙
  
  「你看看你,吃飯都吃到嘴邊去了。」
  
  還沒領悟到話中的意思,尤里烏斯那修長的食指便滑過自己的嘴邊,摘下了半乾的米,隨後惡趣味地含進嘴裡,當場吃掉。突然的舉動讓安維臉頰整個發燙,摔下了碗叨唸對方:
  
  「等等!你在幹什麼!」
  「不要浪費食物啊。」
  
  看著對方說得一副自然,那刻意裝無辜的眼神……讓安維深深覺得脫力,重重地舉起了碗,決定用碗擋住那人燒灼的目光,自顧自地扒光了飯。
  
  
02. 後知後覺的撒嬌
  
  從後背上突如其來的溫暖讓安維不知所措,一個慌張、手中的烹飪器具叮叮咚咚掉個滿地。回首瞄向背後的罪魁禍首,唉,果然是這個剛睡醒大狗,正緊緊懷住他的腰,依在他的頸邊不時磨蹭。
  
  雖然微慍,倒也沒辦法真的生氣,安維輕吁了聲,伸手梳理著大狗兒的毛髮,見著他滿意地瞇起了眼,從細長睫毛透出的一絲光芒,有著迷茫的起床氣。怪有一番魅力的,他想。
   
  「怎麼啦?突然這樣的?」
  「……做惡夢了。」
  
  
03. 突如其來的熱視線
  
  「尤里,我忘了拿毛巾……」
  
  只打開浴室的一條門縫,安維吶吶地說著,只見對方如狼一般地視線慢慢轉過來,嘴角揚起一絲曖昧的微笑,讓全身異常地起了灼熱感,直接蔓延到耳根。明明從尤里的角度是什麼都看不見,安維卻還是連忙用手遮住了重要部位。
  
  「別看了,快給我毛巾啦!」請求的句子帶著些許地難為情。
    
  「……我什麼都沒看到啊,你怕什麼。」慢條斯理拿起掛在架子上的毛巾,知道對方大概怕他靠近,瀟灑地將毛巾丟在浴室門口。「況且你有的我也有啊。」
    
  「重點才不是那個!」不再理會對方的惡意調戲,轟地一聲關上了門。
   
    
04. 維他命不需要哦!
    
  「檸檬茶就可以了。」說著說著,尤里烏斯把特調的茶飲放到桌上。「天然的東西,喝起來也會比較順口吧。」
    
  安維看著那杯澄黃色的液體,從外表來看應該不錯,便收下好意,吶吶地喝了起來,豈知在液體滑進口中的那一瞬間,爆炸性的酸味直竄腦髓,舌頭的味蕾個個顫慄,簡直就要剝落了。「好酸……這沒辦法喝的啦尤里!」
    
  「真拿你沒辦法。」
    
  看著調皮的傢伙好像想要把茶飲給吐掉,尤里烏斯連忙將預備好的糖果含進口中,沒個招呼就親了上去,將口中的糖果渡給了他。
   
   
05. 你的體溫
   
  「燒得好嚴重……」
   
  趁著安維熟睡之時將額頭抵上,測試著他的體溫。嗯,體弱這點還是跟小時候一樣,一旦生了病就是重感冒呢。
   
  反正入睡也只是會做惡夢吧?尤里烏斯默默想著,從床上起身,準備更多更多的普露梅莉亞的密傳配方──是的,就是被安維所討厭的檸檬茶。
    
  不知道能不能直接加糖進去呢?看著藥譜上的嚴格警告,他陷入了沉思。
   
   
06. 第一次的晚安吻
   
  「……這麼晚了,回去很危險喔。」
   
  「尤里,你在說什麼玩笑。」安維皺著眉,雙手按在那結實的手臂上,眼看天色已晚,滿腦子只想著離去。「這裡是你的皇宮啊。」
   
  「嗯,難保有間諜把你拐走。你可是我很重要的人呢。」將人抱在懷裡搖晃,尤里烏斯投以輕鬆地微笑。但從對方的表情來看,顯然這玩笑是很難笑。
    
  雙腿晃著晃著,突然地敲了下床板,身子順勢向後一仰,兩人一同倒在床。知道對方怕癢,尤里烏斯露出一個壞笑,撩起他的衣物就是一陣逗弄,在床上開始扭打,直到玩鬧的最後兩人都累了,在對方額上輕輕留下吻做結。
    
  「好啦,就留下來嘛,不然我會寂寞的。」
  「真受不了你……」
   
   
07. 既丟臉又害羞的約會
  
  「尤里殿下,今天難得有空出來呢?」
  「要不要跟我們一起逛街呢?」
    
  一個閃神,身旁的黑髮男子便被女孩團團圍住,只見他在女孩子堆裡顯得有些尷尬,不時搔著頭、朝著他投以求救的眼神,安維也顯得有些彆扭,站在一旁躊躇著,不知道該怎麼才能解救他。
   
  「對不起……還得跟安維殿下談事情、先走了。」
   
  三步併做兩步地迅步開溜,尤里烏斯好不容易逃出人群,牽起了安維的手便是一陣狂奔,深怕再被人給追上。直到了人煙稀少的花田,才終於可以鬆口氣。
     
  「約會就約會,說什麼談公務啊……」氣喘吁吁的安維不忘吐槽。
  「這話怎說得出口……」
    
    
08. 安靜的幸福進行式
   
  闃寂的房間裡只剩下燒水的聲音,玫瑰花瓣在燒杯裡翻滾著,逐漸融出夢幻的粉色。而尤里烏斯單手環繞著安維的腰,一邊執起他的手,將香料撒入幸福的杯水當中。
    
  這是普露梅莉亞的神秘魔法,調香者的意念將決定了香水的力量。
  尤里烏斯低聲說著,同時,在他的耳根悄悄地留下一吻。
   
   
09. 心跳聲無限放大
    
  一個敬愛的親吻後,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。
  只剩下心跳聲、撲通撲通地騷亂著情緒。
    
  那是誰的心跳聲呢?
   
   
10. 笨拙的我們
   
  「…」
   
  尤里烏斯和安維定期為花圃除草,本來一切都很順利的,直到發現那麼一株雜草,根已深深埋入土壤,怎麼拔都拔不起來。「讓我來吧。」看著安維困擾不堪的表情,尤里烏斯借位繞過安維,要他待在後面等著。本想好好發揮,對著小草使出了力,無奈踢到鐵板──這草彷彿著用盡了生命力與他對抗。
    
  真麻煩啊。尤里烏斯低低嘖聲,使用兩手亟欲拔除,卻因為過猛的作用力,往後一翻,當場摔了個大跤,同時在他後方的安維也不能倖免,一同跌進泥地裡。
   
  「真是,全身都髒掉了啊。」
  「也好,那就一起洗澡吧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