偌大的辦公室裡,各式武器整齊劃一地置於櫥櫃,看來讓人有種說不出的壓迫感。LK將軍坐在中央的椅子上,靜靜等著白髮青年自述罪狀,然而,一旁的上校卻不斷地打哈哈、意圖干擾著雙方的思緒。對於自己所犯下的罪行,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  ──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呢。
 
  「將軍你先別談這個了吧,明天的集訓應該……」
  「我在問的是LP。」LK冷冷地說著,如鷲一般的眼神,死死定在LP身上。
 
  「……對不起。」自慚心作祟的LP根本承受不住那幾乎殺人的眼神,伸手將帽沿壓到最低,不敢直視那雙赤紅的瞳,同樣地無法替自己辯白,只能頻頻說不是。「真的非常對不起。」
 
  「我不相信BM將軍不曾跟你提過這些。如果你還想在軍隊裡好好的待下去,上花街、飲酒這些事情,連碰都不能碰。」
  「……我知道。」
 
  「喂喂,這又不是什麼大事,講的一副要處決他是怎麼回事?」RF義正嚴詞地說著,看著LP逆來順受的樣子簡直頭痛得很,真想直接巴下去算了。
 
  這樣不行啊──太老實的人在這個世界是活不下去的,明明主謀在這裡,他大可直接把責任直接丟過來,他自己完全扛得住,LK也就不會找他麻煩了不是?
 
  「說真的,LP跟BM也只是養父子的關係,不要每次都拿BM的名義來壓他好嗎?聽著就很討厭……」
  「我可不記得我有準你插嘴。LP會去花街八成也是你的主意,難辭其咎。」
 
  「將軍,去是一回事,但我也有把我分內的事情做好啊。」雙手向外一攤,RF一臉滿不在乎的模樣。「即便我對你來說是這麼麻煩的人物,但我下面的士兵可是所有分隊裡面向心力最高的一支,這是你無可辯駁的事實喔。」
 
  「正因為你位高責重,才更應該做其他人的榜樣。」
 
  RF最討厭這種話了,他才不在乎別人怎麼想,他只想做他自己。
 
  「理性上你應該知道的。如果這麼不喜歡我的作風,你大可把我逐出軍隊,我是完全不會有意見的。但是之後的事情……還請你好好斟酌利弊,我下面的人都是從BM將軍的時候就在了,資歷各個比你還深,可不太容易受你控制。」
 
  「上校,別再說了。」LP受不了這樣劍拔弩張的氣氛,打斷RF說話,深深地向LK鞠躬,致上最高歉意。「非常對不起,請讓我一個人好好靜靜。將軍的任何懲處我都願意接受。」
 
  「喂……LP……」還來不及多做挽留,人影便快步消失在大門的另一側,伴隨著沉重、虛弱無力的闔門聲。
 
  到底怎麼了啊?雖然一去到青樓就被詐了一次確實是滿讓人沮喪的,但也不至於就此意志消沉,看得就讓人很擔心啊,難道LK對他的評價就這麼地重要嗎?
 
  雖然從來沒有向LP提起,不過RF一直很想問,他到底是因為BM的關係才選擇從軍,還是依據自己的自由意志?
  如果一直期望著成為別人希望的樣子,那豈不是很痛苦嗎?
 
  回過神,兩個人無語對望。RF愣愣地看著LK在文件上批改對LP的懲處,就在他要把那份文件放到閱畢文件區的時候,突然回神,一手壓在那份紙張上,試圖阻止判決。
 
  「嘛,將軍,你就不能通融點嗎?」畢竟帶LP去花街什麼的,是他一時興起,為的是想讓LP減輕一點壓力,嚴格來說LP幾乎是被他坑了,怎麼樣這份責任都不該落到頭上才是。「他還只是個孩子。」
 
  「你講出很荒謬的話。」LK回敬一個凶狠的眼神,將紙張從他手下猛力抽出。「罰則不會變的,你可以出去了。」
 
  「那麼,今天在花街的事情就這麼算了嗎?」RF挑眉,語氣變得強硬。「我想那可不是普通的案件喔。」
 
  「我正在著手處理。」
 
  令人討厭的制式回答。「……花街的地理位置在魔族國土和人類領地的交界,是法律上曖昧不明的區域,當中的住民龍蛇混雜,走私、販毒等罪惡之事都很容易透過這管道進入。在這裡發生的事件如果不嚴加處理,恐怕會讓這些心存僥倖的傢伙更為猖狂。」
 
  尤其最近頻頻發生的殺人事件實在是太過敏感了。在RF眼裡看來,感覺就像是魔族在惡意示威一樣……然而LK似乎沒有意識到這點,對他來說,軍隊裡的紀律可能比國家整體還要重要吧。
 
  「你想說你帶LP去花街是為了調查嗎?」LK滿帶諷刺語氣地說著,目光不再留心於RF上,而是抽出另一份報告校閱。「現在我聽來你只是隨便找個理由脫罪而已,叫我如何相信你不是去純玩樂的?」
 
  「我賭你不想相信我整個人格。」
 
  「我不否認你說的話有一套道理。但是,正因為魔族是如此險惡,我才不希望你們獨自去解決。要是你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動了手腳,會危害到的將是整個團隊。」將報告給RF看,LK一邊口述著。「初步的調查已經出來了,在事件中犯下殺人及搶劫的『強盜』、大多數人的身分都是平民,沒有前科,並且在事後都忘記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。」
 
  翻閱著報告裡犯人的口述,幾乎是清一色的無知且沒有意義,RF輕嘆一聲,感覺腦袋裡的神經正在抽動。「這是老招了啊。魔族的精神操控。」
 
  魔族向來就擅長邪術,利用奇怪的手段進入人類的內心並加以操縱,從幾年前就已經應用在戰爭當中,而人類至今仍然找不到對付方法,只知道這樣的法術比較不容易侵蝕約15歲以下的小孩子的心靈,至於成人,淺者可能在被利用過後還能恢復意識,嚴重的話可能就直接成了披著人類皮毛的魔族了。
 
  腦海中突然閃過幾年前的光景。那時,當BM還是將軍的時候,也同樣坐在這個位置,和他跟VC討論如何處理被魔族滲透的、LP家鄉的事情。那時候整個村落幾乎全部陷落,敵我難分。礙於時間緊迫,加上鄰近地區很快地傳出相似案情,最終選擇封城、並加以屠殺。
 
  同樣的事情再次上演,難道這次又要給魔族全身而退了嗎?
 
  「在敵我還分得出來以前加以阻止吧?這樣的術法之前也曾遇過,效力擴散很快,用不了多久整個城鎮的人民都會成為魔族的魁儡,時間很緊迫的。」
  「地方性的事務可不允許我們停留太久。」
  「所以……真的打算肅清掉這整個區域做結?」隨意翻閱完報告,RF將一紙書丟回桌面。
 
  一陣沉默。換得的是點頭。「這樣處理是最快的方法。」
 
  為什麼歷史總不斷地上演?而人們總是不斷地犯錯?
 
  「就這樣肅清掉的話,我們將永遠不會知道真相以及對付的方法。」RF死咬著牙,盡量不讓自己發怒。進而深深地呼氣,試圖保持理性。「此後,在每一個與魔族國土交界的地方,都有可能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類似的事件,為了對付魔族,人力將更為吃緊,民心也會逐漸喪失。將軍,到時候你難帶的就不只是軍隊了,希望你慎重考慮這個決定。告辭。」
  
  
  
  走在空無一人的大廊上,RF閉上眼睛,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很懷念BM還是將軍的日子。那時雖然偶有事端,但至少軍隊裡的人是齊心的。至少……在下了滅村決定以前是如此。
 
  永遠記得這一個號令發下去,無故犧牲的會是多少。
  那是他們三個人共同承擔的罪過。
 
  「LP,這是RF,你可以叫他大叔就好。」
 
  「明明說好不能留活口的啊……」看著沒有成為屍體的倖存者,RF話裡充滿無奈。而孩子似乎聽出了威脅的語氣,更抓緊了BM的衣襬尾端,躲在他的身後,只敢露出一雙害怕的眼神。
  
 
  「這是例外。」牽起將他帶往前方,BM用大掌輕輕拍了他的頭。「從今天起他就是我兒子了,身分什麼的,還請幫我向軍裡的人保密。」
  
 
  「就算你這麼說我也……」剩下的話全吞回肚裡,光是看著BM那雙足以穿透人心的目光,不可置否地被征服。「好啦,我知道了。」
 
  最後這段關係也沒有持續太久。約莫幾年的時間,曾經的戰友便陸陸續續的離開,結果到了現在,三個人裡面只有他還待在軍隊之中,而且,還變成了LP的新任監護人──雖然BM也沒有真的請他幫忙就是,不過,真的如他所預料一般,這孩子的心思單純地一如淨水,在混亂的社會裡,不好好看著不行啊。
 
  「LP,你怪怪的呢。」果然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來營區邊緣散步呢。RF竊喜著自己的直覺正確,走到對方身旁,將酒瓶放到岩石上。「有什麼心事嗎?」
  「……說來話長。」
  「如果是擔心懲處的話。放心,不會有事的,那個傢伙就是刀子嘴豆腐心。」
 
  「那件事情我已經放下了。」
 
  明明嘴上說得好不在乎,平時恪守軍令的LP,這次卻主動地拿起酒啜飲,讓RF感到十分意外──看來心情不是普通的鬱悶呢。
 
  「上校,你知道我一直在找個人對吧?」
  「啊,那個叫DE的是吧?」
  「我想我可能找到了,但是,如果現實並不如我想像中的樣子,那麼我應該去面對他嗎?」
  「不盡人意的事情太多了,這只不過是其中一件罷。」
  「……遇到難題的時候,我都會想起父親──如果是他的話會怎麼做?」
 
  「啊──真是的,你受他影響太深了!」聽見最討厭的句子,RF長長地唉了一聲,不耐煩地揉亂他一頭銀白的髮絲。「他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完美,也曾經犯過錯的,沒有人應該成為誰期待的模樣,所以,按照你自己的意思處理就好了。」
 
  「這樣的話,我想要親口確認……逃出去的蝶是不是就是DE。」
 
  「……!」等等,淮櫻屋裡的當紅游子,竟然就是LP一直在找的兒時玩伴嗎?還真是無心插柳欸這情況……這樣的連結性過於使人震驚,RF睜大了眼,一時語塞,思考過後還是找不到適合的回應,決定靜靜等待陳述。
 
  「最一開始遇見他的時候,以為他是女的才沒有出言詢問。但是那時候請他跳的舞步是那麼地似曾相識,以及在我昏迷前,用了家鄉的口音叫了我的名字……一切的線索都好像是在暗示著我什麼,也或許是我自作多情……總之,這將會是我最後一次的追尋,如果是的話,或許皆大歡喜,我待在軍隊的最後一個目的也可以結束;如果不是的話,也讓我就此死心了,當作他真的死了吧。」
 
  RF帶來的酒以非常神奇的速度被飲盡。不知道是不是藉酒壯膽,面頰微醺的LP在RF面前提出了非常冒險的要求。「上校,等到這期訓練完成之後,可以再陪我出去喝一杯嗎?」
 
  「……好。」
 
  LP不知道的是,那個理想鄉恐怕近日就會被毀滅。  
  啊啊,希望LK可以慎重考慮。可別讓最糟糕的情況成真啊。
 
  不過,就算真的不肅清好了,花街層出不窮的事件總得處理的。這樣平靜的、可以胡來的日子還能持續多久呢?看著今天的夜空也是充滿煙塵……RF問出了沒有答案的問題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