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反正到頭來,就算我們什麼也不做,也總會有個人站出來的,只要這樣相信就好了。」
 
  雖然BM這麼說也不無道理,但總覺得……果然還是太過理性、幾乎不像是人會說的話了吧?看著一路走過來血流成河,哭聲不絕於耳,不知道怎麼地DE就是無法把自己的心思從這些毫不相識的人身上抽離。再看看一直引著路的對方,幾乎是把這樣的狀況全盤無視。
 
  曾經是眾人期望的將軍,難道就不能多為人民著想一點嗎?哪怕是簡單的檢傷、止血……一點點的改變,或許就能讓這樣的狀況獲得改善。
  如果可以的話DE很想先停下來,如果他有力量的話,想要,拯救他人。
  這麼荒謬的話連他自己都覺得可笑,何況是向BM提起呢?
 
  腳步漸歇,一陣沉默。
 
  「DE,你覺得我是個值得信賴的人嗎?」
  「……咦?」
  「你的眼神在動搖。」
 
  突然丟出的詢問,讓DE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何回應。這個人的行為越來越像個謎,多重的身分讓真正的他顯得撲朔。那個救起LP、讓LP到現在依然感激的他;率領軍隊、曾一度登上權位的他;避世不問、不到關頭不使用武力的他;將人命視為草芥的他……到底哪一個才是真的?
 
  「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了呢。」突如其來地鬆開了手,隨即收到DE訝異的神情,BM則是難得地勾起一絲微笑。「我說過了吧?我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專制,所以,你的想法要是跟我產生歧異,那就依照你的想法行動就好,我不會干涉的,接下來就看你自己了。」
 
  「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,究竟會把你帶向何方呢?」明明是看著杵在原地的DE,BM眼神始終無法聚焦。四周的火光與血流成河,總時時刻刻提醒著他的求生意志,必須盡快離開這裡。
 
  「嘻,找到了!」
  「……!」
 
  對話未完,強烈的熱風襲來,當場將DE吹得後退幾步,當中夾雜的魔法,更是將他細緻的皮膚刮出無數裂痕,然而,首先受到衝擊的BM卻好像早就知道一切似地,毫髮無傷地站在原地,只是手中多了把劍,銀白鋒刃正散發著冰冷的劍氣,僅僅只是出鞘的動作便能抵擋一切襲擊。
 
  「剛好遇上老朋友在狩獵,隨口問問,消息果然不錯啊!」RS高傲地笑著,單手揹著巨劍,另一隻手半舉的火焰正熊熊燃燒著,散發出不祥的光芒。「捉迷藏時間結束了喔!老兄,可別擋路啊。」
 
  「如果我拒絕呢。」
  「那就只好把你燒成灰啦!」
 
  氣焰正盛的RS毫不猶豫地將火球丟出,瞬間化為三隻符文劍,集中在BM四周,不過劍還沒落下,便當場被血紅的風給抹煞,銀白的劍也在此同時刻上了紋路。
 
  「還挺有兩把刷子的嘛。」RS不放棄,將巨劍插入地面,引發一陣劇動,數把染上紅焰的巨刃如同快速生長的植物一般孳生。見著情況,向後退了幾步迴避攻擊,細刃一揮,本想回敬對方,DL卻在這時從屋頂上一躍,四周的藍色火焰抵銷了雙方的攻擊。
 
  「RS,不要輕舉妄動!」DL語氣罕見地帶著緊張。「他不是你打得過的對手。」
  「什麼啊,DL,不要小看我……!」
 
  阻止了一方卻無法停止另一方的攻勢,BM見到有機可乘,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,藉著牆的助力繞過DL,瞬地就來到RS面前,當RS還不及反應,細長的劍不可思議地一擊就把巨劍給震飛。
 
  「這只是還你的。」BM淡淡地說著,將細劍向右一甩,劍鋒直指對方的喉嚨。「其實可以刺進要害……如果我想的話。」
 
  「將軍大人,手下留情啊。你的罪孽已經夠多了。」不知道是生命遭受威脅、還是聽到DL用這麼威嚇的名字稱呼眼前男子,RS整個傻住了。這個看起來穿著怪異的傢伙,居然是將軍?甚至還跟低階的游子廝混在一起?
 
  「小哥,你也想玩玩嗎?」BM聽到許久不見的稱呼,倒是沒什麼特別的反應。而是聽從了對方的意思,垂下了劍,即便眼神之中仍然殺氣騰騰。
 
  「不,有話好說吧。我不是個好戰的人。」DL說著,深知自己的目標不過距離自己幾步之遙,可能只要轉過身去,就可以把毫無防備的蝶給抓個正著。明明是這麼想著,DL的眼神卻絲毫不敢離開BM──從對方散發出來的殺氣就知道他不是好惹的,一個不對,可能就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「我們的要求只有一個,把這傢伙還給我們就行。」
 
  「那也要他願意跟你們走才行。」
  「反正他是不可能跟你走的。」DL無所謂地笑著,透露出在場人都不知道的消息。「真沒想到啊,蝶好死不死居然跟上了仇人呢。這就是所謂的孽緣嗎?」
 
  對方的眼神顫動著,開始露出了破綻,正中DL下懷啊。不過光憑這樣的刺激,恐怕自己的勝算還是不大吧?眼角瞄向DE,DL近乎殘酷地說出事實。「蝶,你真的知道這個人是誰嗎?他是下令屠殺你家鄉的兇手啊。」
 
  屠殺……兇手……?
  感性上完全無法接受這些詞彙的涵義,DE回神望向BM,尋求解答。「嘖。」卻見著BM不耐煩地把眼神轉開,不多做辯解的樣子形同於默認。「那麼久的事情了,很重要嗎?」
 
  「還是一如既往地無法明白他人的心呢。」
 
  DE沉默地看著,不知道為什麼,比起身上的痛楚、心上狠狠被劃了一刀的感覺更為鮮明,幾乎要人無法呼吸。與BM為敵畢竟不是好事,不過真要說的話,他們之間不過這層關係吧?如今得知了這個事實,DE說什麼也無法再靠近他半毫了,輕手輕腳地選擇往反方向逃跑。
 
  BM在他心中的評價已然定位,再來如何,他也沒辦法去想了。
 
  「RS,跟上去!」聽見腳步聲,DL冷冷喝令著,與此同時,邪氣驟然爆發,抽出腰間的小刀射向BM。「這傢伙由我拖住!」
 
  「你的意思我收到了。」將手中一反,抵住對方赤裸裸的挑釁,BM眼神中閃爍著如同刀鋒一般凜冽的光,殺氣之外還多了一層更深的仇恨。「該死的魔族,你們被屠殺得還不夠嗎?」
 
****
 
  DL說的是真的嗎?BM將軍是……指使屠殺他家鄉的兇手。從他的表情之中竟然沒有得到否認,這才是最讓他感到絕望的一點。
 
  慌張地如同失去方向感的老鼠一般,在巷子中穿梭,試圖尋找複雜的路徑,只求能躲過RS,卻不知道在黑暗深處,狙擊槍口正指著他。
 
  「遊戲結束了喔~」
 
  碰。
  巨大的聲響貫穿耳際,伴隨胸口劇烈的疼,鮮血不斷地從自己身體裡流出,口中同樣無法克制地滿溢出血,DE還來不及意識到狀況,全身感官就像是斷了一樣,瞬地墜入黑暗。
 
  「哼……如果可以的話真想來個Head shot。」站在屋頂上碎碎念著,RG流利地卸下彈匣,輕鬆地從屋頂上跳下來。看著已經失去意識的蝶,RG露出兇殘無比的微笑,一時嗜虐性發作,用腳踩住他的頭,確認尚存一絲呼吸──但也就只是這樣而已。「可憐的小傢伙呢~帶回去好好地煮來吃吧。」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霜霜 的頭像
霜霜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