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
 
  小小的空間裡爆發出巨大的笑聲,其實刺耳得很,不過這就是RF的性格吧?大方、豪氣、不拘小節……但還是要看場合發揮才行。VC淡淡說了句:「你酒還沒醒是吧?要不要把你丟進酒窖裡多睡一會兒?」才讓笑聲暫時打住。
 
  「……笑屁。」換上樸素的備用和服,LP的臉色可比烏雲一樣的黑。
  「笑你是同情你,同情你第一次來青樓就遇到這種事。」
  「也不想想是誰害的……」
 
  如今,淮櫻屋的老闆VC、人販集團的RS、副手RG以及DL、還有當事者RF和LP,坐在一起開會,討論著如何去把蝶抓回來的事情。人數之多,讓小小的房間看來頗為擁擠。
 
  「不過說起來,LP跟蝶真的長得很像呢,居然就這樣走了出去,我完全沒發現。」RS眼神遊走著,觀察著LP的臉部特徵,雖然「閱人無數」,不過能夠找到沒有血緣關係卻很相像的兩個人,這倒是第一次。「……莫非他們是失散多年的兄弟?」
 
  「要是那樣就糟糕了呢,RS。」
 
  「等等,」LP一個震驚,拍桌站起。「你說,兄弟──?」
 
  「是啊,兄弟。」RS歪頭,不曉得自己講錯了什麼。
  「蝶是男的喔。」RG一如既往笑得燦爛。
  「欸──?」
  「事實上,這棟淮櫻屋裡所有的工作者都是男性。」VC淡定補述,若無其事地點燃手中的煙。
 
  「上校!」你到底帶我來什麼鬼地方!突如其來的事實讓LP的腦袋整個燒壞,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情刷地一聲貫穿他的腦袋,那個笑容可掬,一度就要讓他動了心的游女,居然、是個、男的!
 
  「嗯?我沒有跟你說過我喜歡的是男人?」RF賊賊地笑著,兩手一攤,倒是很大方地承認自己喜歡同性的事情了。
  「沒有!我也不想知道!」
 
  「好啦,客人請您鎮定。現在討論如何抓回蝶才是重點。」
 
  RS把眼神轉移到發話源,DL看來完全無視現場的鬧劇,淡定地喝著清茶。如果說VC老闆一直都是這麼冷靜的話,DL大概就是現場第二冷靜的人了,足以把整個逼近失控的場面拉回來。唯一微妙的差別是,VC的冷靜來自於對人際關係疏遠而顯得淡漠,DL卻能很快地蒐齊關係人資訊,及時做出分析,理性地作出自我的角色。
 
  話說,今天能夠及早發現這件事,也都是多虧了他對人的敏感呢。
 
  昨天晚上,在一察覺有人在不對的時間走出去的時候,RS本想直接衝出去,說不準還能及時把他抓回來問個清楚。卻被DL抓住領子一把拉回來,阻止了行動。
 
  「現在追出去沒什麼用,人已經跑遠了,不如先從內部清查起。淮櫻屋人力已經不夠了,現在出去會讓裡面亂成一團的,其他游子說不準也會趁隙逃跑。」
 
  然後才在東二樓的第一房,找到了昏睡不醒而且還全裸的LP,不論RS怎麼叫怎麼搖,都沒醒來的跡象,睡得很沉、沉到讓他一度以為他要處理屍體了。
 
  而在他忙著的這段期間,DL環顧四周,首先注意到倒在一旁的酒杯,拿近一看,放置一段時間的酒,呈色有些混濁。「別叫了,時間沒到醒不過來的。酒的顏色不對,裡面下了藥。」
 
  本應服侍他的蝶當然徹底消失在那個房間。DL踩過欄杆,跳到樓下去,迅速告知老闆當前的狀況。
 
  後來仔細看看LP,大約在肩膀到鎖骨的位置,有個很細小的瘀青,看來好像是被中了穴道,才會睡得這麼沉吧?
 
  不過,這邊又有個疑點了:用來迷昏LP的粉是從哪裡取得的?淮櫻屋基本上是個封閉空間,想要逃出去的一切準備,都需要有人支援。這在思維上其實是一個迴圈,而DL早就預見了這情況──想要逃的,不只有DE一人,才會叫他先從內部清查啊。
 
  「啊啊,說起來,DL真的很敏銳呢。居然能夠第一個發現異狀。」
  「作為殺手的直覺而已。」
  「改行做偵探如何~?」RG笑得機車,一手搭在DL的肩膀上。
  「不了,」DL冷冷一瞥RG,突然捏住他的鼻樑將他推遠。「我還得看著你。」
 
  好個強烈的閃光彈震碎了RS的思緒。
 
  「不過這可真是懷念~想當年那小毛頭……」
  「要制服他可花了我們不少時間啊。」
  「就是呢~」
  「沒想到老毛病又犯了。」
  「這次不好好調教他一下可不行呢~」
 
  「欸我說啊,你們講話可以不要一人講一半嗎?」這下就連RF都看不下去,做為青樓的常客,RF同樣也是以身體認識了不少人,可對於這種公然親暱的行為非常不順眼,感覺就好像是做愛時讓拉門敞開一樣,非常不要臉啊。「雖然默契真的很好但是……有點煩躁啊。」
 
  『只是剛好而已。』
 
  從剛才就不發一語的LP,纖細的神經幾乎要斷成幾千段了。
  在場的人幾乎都受到了攻擊,只有VC好像瞎了似地,完全習慣兩人打鬧的模式,一邊用單手推開鄰近市街的地圖,開始指揮起正事。
 
  「一般來說,蝶逃出去勢必得避人耳目,會往人少的地方跑,西街市區比較熱鬧,應該是不會往那邊跑才是。RG,你一個人查看西街市區可以嗎?」
  「好好~收到。」
 
  「老闆,我等等還要幫DC做刺青。晚點直接從東邊貧民窟開始蒐起吧。」
  「那白天先請RS搜查吧,晚上的時候DL再去交接,RS回來顧店。」
 
  環視著周遭的人,加上VC的人力分配……一個人要獨自搜索一整大區,總感覺人力有些吃緊呢。「聽起來你們很累啊,嘛,我們也來幫忙吧。」
 
  「欸,上校!」
  「怎麼了?不行嗎?」
  「當然不行!」
 
  看著LP一臉擔憂,RF雙手向後交叉,思考著他可能在顧慮些什麼。喔對了,軍隊今天還有集訓是吧?啊隨便啦,那種無聊制式化的東西,沒去個三天五天根本都沒差好嗎?
 
  「LP,你想想,這個案子其實是應該要上報給軍方的,要是被高層──尤其是LK將軍受理的話~哼哼,你可能會被趕出軍隊先不說,就算能夠待下來,大概一輩字都沒辦法升官了吧。」
  「……!」
  「所以啊所以啊~LP,去把冒充你的傢伙找出來吧。我會一起幫忙的,畢竟這整件事說起來我也有錯。」
  「…」
 
  「呦,這真不像我會說的話呢,是吧VC?」
  「所以我說你酒真的還沒醒啊。」
 
  「如果有RF先生跟LP先生幫忙的話,我想搜查一定可以順利進行的。」RS倒是明白事理的多,當場代替老闆向兩位軍官鞠躬道謝。
 
  「那麼你們就跟著RG往西街找吧。」
 
  「不過,一直請外人幫忙畢竟不是好事……人力不足這點,還是早點解決比較好。老闆,你有打算要增加人力嗎?」
 
  VC沉默了好陣子,才給出了「我會考慮」如此曖昧不明的答案。
 
  如果能夠增加人力的話,那麼他早就增加了。
  但是在淮櫻屋的每個人都是特別的。可不能隨便讓平凡之輩進入啊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