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謝謝光臨!」
 
  站櫃檯的RS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忙碌,在送走一位白髮客人之後,緊接著又有一票的人急欲入場,要安排這些人的食、住、娛樂等等,光憑他一個人處理,實在有些吃力,更別說是真正在「工作」的遊子們了。或許,應該向老闆建議多請一些人力才是?
 
  碰!
 
  還沒反應過來巨大的聲響從何而來,一位衣衫不整的客人便慌慌張張地從裡面衝了出來,身後則是一臉笑得燦爛的RG,手裡拿著三把小刀,作勢……射出?RS一時之間還不知道能跑到哪去,直覺性地把椅子高舉過頭躲在桌子下。喀!喀!又是好幾發物體高速飛行的聲音,等到稍微平息的時候,RS才驚恐地向上一看,只見客人寬大的衣袖被釘在牆上、動彈不得,臉頰旁邊同樣卡著一支刀刃,耳垂滴出血來。
 
  「客人,我現在給你三個選擇。」RG露出了招牌式的微笑,但按在指間的三把小刀卻與他精緻的容顏毫不相稱。「走出這裡、滾出這裡、或是死在這裡。」
  「──!」
  「給你三秒鐘做決定,現在還剩兩秒。」
 
  客人一聽,顧不得衣服可能被撕裂,掙扎著逃離RG的視線,連滾帶爬、狼狽不堪的逃出淮櫻屋。當然這悽慘的樣子自然少不了被路人側目。
 
  「算你識相。」
 
  伴隨著危機解除,身後響起一片譁然。幾個不明事理的孩子只看見RG英勇驅逐壞蛋的模樣,稚氣的眼神立刻迸發出崇拜的眼神,一個個圍繞在RG身邊,渴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成為像他一樣的人。
 
  「RG哥好帥!」「想嫁給哥哥!」
  「哪裡哪裡,小意思而已~」
 
  耍帥到一半,突然被某人直接從後腦勺巴下去,讓他踉蹌個措手不及。正賭氣地想說是誰那麼大膽的時候,只見DL一臉無奈地看著他。「不要拿我的小刀做這種事。」說著說著,默默把卡在牆壁上的刀子拿下來削蘋果,然後把一片蘋果塞進RG嘴裡。
 
  「嗚嗯……」所以你拿你的刀子是在做正事就對了?RG含糊地發出不明音節,誰都聽不懂他在講什麼。
 
  看著兩個大男人幼稚打鬧的模樣有點好笑,TT單純地笑出聲來,眨著毫無汙染的眼神,詢問兩人:「RG哥和DL哥是情侶嗎?」
 
  頓時一陣靜默。
 
  「咳咳!呀,我跟Lord只是朋友喔~」
  「我跟這笨蛋只是朋友。」
 
  相顧兩無言。
 
  「Lord!你說誰是笨蛋啊!」
  「……」你。
  「等工作結束之後有你好受的。」
  「要打架的話我倒是能陪你玩玩。」
 
  看著兩人鬥嘴鬥得可兇了,幾乎快要執起干戈,TT反而笑得更樂,然而DC卻沒辦法融進歡樂的氣氛之中,反而拉了拉TT的衣袖,要他別再火上加油了。不過,在場在意的似乎只有他,這反而讓自己的存在顯得更為突兀了。
 
  「呃……不好意思打個岔,所以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?」RS默默地把頂在頭上的椅子摘下,怯弱弱地問著。他對老闆雇來的這兩個專業殺手的感想,除了害怕還是害怕。一個總是滿臉笑容地從背後捅人一刀,另一個光是眼神就能殺人……惹不起啊惹不起,就連講話都得萬分注意。
 
  「那個傢伙,」DL一邊揮著手中的刀子一邊說著,同時還不斷地把削好的蘋果往RG嘴裡塞,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消化得了。「意圖使用暴力逼花魁屈服,幸好被RG發現了,就把他趕出去了。說起來,他還沒付錢才是?」
 
  「嗚嗯嗯……」Lord說的是,下次可要叫他吐出三倍的價錢才行~
  「呃,不是吧,錢的事情先擺一邊,不先去看看花魁怎麼樣嗎?」
 
  聞言,兩個人同時愣住,簡短地交換視線後便各自知道對方的意思。RG咬斷口中的蘋果片,指使孩子們做事,而後逕自往樓內走去。「TT、DC,跟我來。」
 
  DL則是把刀子插回牆上,留下一半的蘋果直接丟進垃圾桶。「我去告知老闆。」
 
  有時候RS會默默地這麼想著,這兩個人……到底是相處了多少的日子,才會培養出這麼良好的默契呢?甚至不需要言語、不需要動作,只需要一個眼神交換就能夠協調彼此該做的工作。
 
  「對了,RS。」
 
  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放下心繼續工作,被DL這麼一叫,神經瞬間緊繃,即便自己應該沒有做錯什麼事情,由衷而生的恐懼,還是讓人無所適從。
 
  「怎麼了?」
  「剛剛有誰走出去了嗎?」
  「嗯,沒有啊?」
  「總覺得有點怪怪的。」
  「是你想太多了吧?除了消費完的客人之外……」
 
  「是嗎?」DL眼神一銳,光從RS的一句話,就能察覺當中的盲點。「現在?消費完了?然後在這個時間點出去?」
  「……啊。」
 
  ****
 
  「Master,您還好嗎?」
 
  跟隨著RG的腳步來到中庭,在那裏,有個人正在賞花。那是DC第一次真正見到花魁的模樣,如銀的髮絲散亂及腰、鮮紅花瓣織出的和服包裹著纖細的身材、半裸露的小腿白皙得足以和月光較勁,美得幾乎不像是人間存在之物。
 
  自顧自地在月光下賞花,花魁獨自抽著水煙,看到RG一臉擔憂,也只是優雅地使了個眼神,看起來完全不像是遭到客人暴力對待的模樣,倒像是因為省了一件事情而自在樂著。
 
  「看起來滿好的。」TT捧著一盆溫水,佇在廊前嘀咕。
  「噓,小聲點。」
 
  「說那什麼話,RG,你當奴家是誰啊。」
  「是是,Master最厲害了~」
 
  聞言,RG可放心不少,對他來說,Master是最重要的人、最美的實驗品,那些滿腦子淫慾的傢伙可是碰不得的。雙手高舉擺出了投降的姿勢,RG笑容滿盈,又深怕他在夜風吹拂下著涼似地,將風衣披在他身上,雙手搭上他的肩膀,不時玩弄著他的髮絲。
 
  「那個人我已經把他趕出去了,需要趕盡殺絕嗎?」
  「不,放他一馬吧,那種貨色連殺掉都嫌麻煩。」
 
  DC默默地看著,透過觀察兩人的距離,總覺得這兩人關係並不尋常。不知道RG有沒有發現,就在DL否認他和他是情侶的時候,本就陰沉的臉色似乎又更為陰鬱了些。而他又剛好目擊到現場的狀況,對於這三人關係,似乎又更加地混淆了。
 
  啊啊,大人的世界好複雜啊。
 
  「哥哥,RG哥跟花魁是情侶嗎?」
  「我不知道啦。」氣急敗壞地回應,DC連忙摀住TT的嘴,深怕他童言無忌亂說出驚人的話。剛剛是因為DL有RG看著,面對這些話大概不會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發生,然而他對花魁不熟,天知道他會不會因為TT的一句話而動怒。
  「嗚……」
 
  看見自己的親弟弟因為得不到答案而淚眼汪汪,彷彿下一秒就會哭出來似,DC暗自心想不妙,連忙放開手,試圖保持溫和微笑,討他開心。
 
  「TT,你是怎麼了?一直問誰跟誰是情侶?難道……你有喜歡的人了?」
  「不是!哥哥永遠都會是我最重要的親人!」
 
  啊啊,有你這句話就夠了。
 
  「是是,我會的。」
 
  緊握住自己唯一親人的小手,DC暗自對自已下出承諾,無論如何都要保護著這樣的你,永遠保持純潔。就像大哥曾經誓死也要保護他們兩人的安全一樣。
 
  「所以,不要離開我好不好?」
 
  再過幾天就是他的成年禮了,到時候,他也會慢慢理解到世界的複雜性,接受DL給予他刺青。至於要刺什麼圖案,他也都已經想好了。記得小時候三個人常常在深夜偷跑去河堤旁邊看螢火蟲,直到天色明亮時才偷溜回家,幾次都是有大哥的掩護才不至於被發現,他跟TT就會躲在被窩裡咯咯笑著。
 
  他要把年幼時最棒的回憶永遠記住、永遠銘記在身。
  不論以後發生了什麼事情,唯一不變的,就是親人了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