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DL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深夜了。
 
  他和RG兩個相互擁抱著,在雲雨之後沉沉睡去。DL花了一點時間才讓意識復甦,伸手捏了捏懷中物,此時此刻的RG就像隻小貓一樣,依偎在他的胸膛裡,不時嚶嚀著夢話,看這情況,DL忍不住露出溺愛的微笑,只有在這個時候,那笑容才是真的單純呢。
 
  「喂……好啦好啦,讓我工作去。」
  「不要──」
  「別鬧脾氣。」
 
  RG睡茫了,本就不大的雙眼現在看來瞇到根本沒睜開似。看著一臉迷糊的他,DL輕聲哂笑,順了順他的頭髮,在額際空出了一個位置,輕烙下一個吻,RG這下像是被雷打到一樣,不但立刻翻過身子、還用薄毯把自己蜷起來,DL這才能脫離RG的掌控,整完裝後順利離去。
 
  只不過才剛出門,就看到RS躡手躡腳地跑過來,肩膀緊縮的樣子感覺就像是做錯什麼事一樣,到DL的耳邊竊竊私語。「那個,西二樓第三房,交給你了。」
 
  不需要多說什麼DL便明白他的意思,輕輕擺手,便往RS所說的方向走去。
  今天的月亮是圓滿的,這時工作正是時候。
 
  整個青樓的格局,分為兩個地帶。東邊一、二樓是用來接待客人的客房及表演的場所;三樓是各個遊子休憩的空間及浴室;西一樓則是花魁專屬的房間;二、三樓則是…擱置瀕死之人的地方。
 
  分隔東西兩樓是中庭的大花園,也正是DL目前走過的地方。青澀月光照射下,種滿整個花園的純白山茶花透著一絲陰鬱的色彩,隨著夜風吹拂輕輕搖擺,其中有幾朵已經枯萎了,DL見狀,不免輕輕砸嘴。這花圃是RG負責管的,不過看這花況,感覺最近似乎有些漫不經心在工作上?下次看到他可要好好念他一頓了。
 
  相較東樓燈光繁華,西樓顯得陰森的許多,遠離人聲、遠離討人厭的小孩子……對於不習慣接觸人群的DL來說,這反而是一種解脫。當然,如果能夠免除病人們呻吟就更好了,DL閉上眼這麼想著,不過即便如此,也不能免除一路上的病態嘈雜。
 
  「一、二、三……」
 
  來到了RS所說的位置,DL站在房外,禮貌性地敲了敲門──理所當然地沒有回應,於是低喊了聲失禮,便逕自拉開拉門。
 
  梅花的浮世繪佈滿了整個房間的牆面,細緻地畫工讓人忍不住為之讚嘆,卻也讓整個房間顯得異樣的紅。而中央原本懸掛著燈的地方,不知道怎麼地被替換成繩圈,映在DL眼簾的,是一具半裸的屍體,原本應該是潔白的身體,也同樣遍佈著大大小小,如同梅花一般的梅毒瘤。
 
 「夠嗆的啊……」
 
  DL微微皺了眉頭。剛剛RS並沒跟他說太多,本以為這次要處理的一樣是得了梅毒而自然死亡的可憐孩子,沒想到這傢伙居然一點求生意志與掙扎都沒有。說起來,這繩圈是誰給他的?照理來說只有他跟VC和RS會來這邊巡邏,而他們大概不會無聊到協助這些人自殺。
 
  他面無表情的走過去,亮出藏於袖口的利刃割斷繩圈,將紅髮人兒釋放,正好被他攬在懷裡。輕輕撥開紅黑色的頭髮,將手置於額頭,還好,大概才死沒多久,雖然身體摸起來已經開始出水了,但是還留有一點餘溫。
 
  簡單在房中替屍體做儀容的整潔,輕輕抹過在脖子上的刺青,刺青就像是化作黑色光點消失。最後把遺體裝進麻布袋裡,拖著布袋到中庭去。
 
  那兒有著一個他今天早上挖好的坑,底部鋪上白色的屍布,他就這麼扔進坑洞之中,隨即拿起鏟子把地填平,踏平之後,種上含苞待放的山茶花芽。
 
  這一座花園看來就像是起美無比的城堡一樣,又有誰知道背後的黑暗呢?
  「……請安息。」拿出一串琉璃珠子,DL儀式性地禱念咒語,有口無心。
 
 
  總體來說,他並不是一個溫柔的人。
 
  如果說RG掌管著這棟青樓裡的「生」的話,那麼他就是負責處理「死」的部分。多少個出於自願或非自願的游子,經過了人事蹂躪,大多活不過30歲的,當然這樣的死亡率是不能上報的,聽說會被軍閥關切什麼的,所以,這些屍體只好私自處理。
 
  而對於曾經奪去無數性命的他來說,目標是生是死可一點都不重要,他就只是幫雇主完成事情、領取傭金而已,至於這當中的陰謀啊、動機等等的……說實在,他一點興趣都沒有。包括VC一個好好的軍官幹嘛來花街做老闆,以及RS這擁有聰明腦袋的孩子居然可以做人口販子之類的。不過,每當像這樣寧靜的夜晚,DL總是會望著月亮,想起以前還待在母國的時候,接的任務其實都相當的正經,然而來到這裡之後,任務的性質就完全變了調。這可真是為了五斗米折腰啊……
 
  洗刷帶著屍體味道的雙手後,DL回到西二樓的走廊盡頭,DL這次可沒有守著禮儀,而是直接進去了。只見一地雪白頭髮幾乎覆蓋了所有可以落腳的地方,感覺是很久沒清理的模樣。DL小心翼翼的踩過頭髮間的空隙,來到中央。或許只有他知道──也只有他需要知道,那些不是頭髮,而是極其細緻的、具有生命力的蠶絲。
 
  在中央的位置,有一個光裸的人體,從頭到尾都白皙的近乎透明,只有位於臉頰上的黑色刺青顯得十分突兀,DL蹲在他旁邊,輕輕撫摸那濕冷的遺體,說出來的話語裡有他對RG一樣同等的溫暖,卻讓人不寒而慄。
 
  「吶,醒醒了。」
 
  原本濕涼冰冷的屍體突然抽動一陣,以極其僵硬的姿勢開始移動了起來,對於一般人來說,這可能會是極其恐怖的場景吧?不過DL好似已經習慣了這一切,靜靜等待屬於他的美人兒張眸。那雙深邃的藍色眼瞳本就不同於常人應有的顏色,此時更多增添了一道了緋紅的色彩,凝合在一起,成了繽紛的紫色。
 
  「真美麗啊……」撫摸著白得近乎透明肌膚,DL平日冷漠的雙瞳當中,閃過一絲危險的眼神。
 
  精緻的人偶似乎認不得眼前的人,眨著泛光的眸子,歪著頭表示不解。見狀,DL拿起一旁的鏡子讓他看看他當前的樣子,而人偶在看到自己模樣的同時,爆發出如同銳物割劃玻璃的慘叫。
 
  「不要用DN的身體發出那麼難聽的聲音啊,IS。這樣太糟蹋了。」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冰雨微凝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