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廳裡不留一盞燈光,顯得昏暗無比,只有電視閃爍,播報著今天的新聞內容。隱約可見黑髮男子坐在沙發一角,姿勢有點傾斜。他半瞇著眼睛,一副就要昏睡過去的樣子。桌面上尚留有半杯紅酒,看起來是不勝酒力而顯得迷茫。
 
  在艾麗榭爾,酒精是嚴格管制的物品,沒有特殊管道是無法輕易取得的。更正確地說,這是有權者才能持有的東西。然而身為生化人的黑髮男子,此時卻名正言順地執起透明的高腳杯,對著螢幕上的人影致敬,而後將酒精一飲而盡,熱辣辣地感覺襲入喉嚨。
 
  「是、是……敬我們偉大的艾麗榭爾。」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那個時候的我還小、小得甚至無法抵抗世界的惡意,在那軟弱無助的年紀,是他們伴我左右,抵抗著外界的紛擾。

 

我隱隱約約地記得,有那麼一個溫柔的人、有那麼一雙厚實的手,牽著小時候的我到處去看世界的模樣。在記憶中的溫室花園裡,外頭的光線透過玻璃,散射成六角形的光斑、白色花朵隨著微風招搖、還有人造藍蝶在光耀之下翩然飛舞,遠看過去就像是藍海一樣,與天際融成相同的顏色。

 

我想那就是天堂的模樣──初始的艾麗榭爾,我所誕生的地方。

 
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如果可以的話……」想要一直一直跟雨恩在一起。諸如此類的話怎麼樣也說不出口。如今,實驗已經快要結束了,之後的雨恩會去做別的實驗?還是離開這裡?而我得要待在研究中心裡一再地被人所控制,光是用想像的就讓人害怕,緊握著雙手也止不住顫抖。
 
  「黎恩?你在想什麼?」
 
  一回神,只見她一直盯著我的眼睛看,似乎終於查覺到我這幾天下來的異常,也是,她畢竟是我的創造主,系統上存在的問題,她怎麼可能不會發現呢?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就跟其他研究者一樣,雨恩每天總是為了關於我的研究而奔波。後來我才知道,整個艾麗榭爾就屬這份研究最重要了,長達五年的生化人研究、投注了數百億的資金,過程中死過不少的樣本,本來已經要放棄了,我卻在極低機率的狀況下存活。對他們來說,能夠領先其他分部,有我這個成功案例,是件值得驕傲、卻也增加不少工作量的事吧。
 
  明明知道她很忙,但我就是想跟在她身邊,就算幫不上忙、說不上話都沒有關係,光是能夠默默看著她,就能使我的系統保持穩定。是銘印現象?總覺得這名詞用在我身上不太適合,卻也想不到更好的解釋了。
 
  不過照理來說,為了減少實驗的干擾因子,沒事的話我應該待在能夠阻斷電波的禁閉室裡待命,此時卻在雨恩的許可下在研究中心裡四處閒晃,很快地可以看到其他研究者對我的態度是如何,或是懼怕、或是偏執地想要將我改變成他們心目中理想的樣子,無論如何,都稱不上友善。
 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世界沉溺在黃綠色的汪洋中。而我同樣囚禁於此。
  無處可逃。
 
  插進身體的管線代替我的器官,注入氧氣、提供養分,這情況至少也有一年了,長久下來,逐漸完整的神經彷彿跟外接的管線絞在一起,只是些微動作,一波波的神經衝動便蔓延全身。
 
  痛,是我第一個學會的語言。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21. 反覆無常的甜蜜刺激
  
  「不給糖,就搗蛋。」
  「啊……」
  一手環住安維的腰間,尤里烏斯單方面將身子貼近,像隻大蟒蛇一般,嘶嘶沿著安維的身形線條吐息,同時一口一口親吻他身上的糖漿,隨即感受到對方止不住哆嗦,使不上力的手壓著尤里烏斯的頭,試圖阻止他的行動。
  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1. 伴隨花束一起送出的心意
  
  橙色的玫瑰花,花語是……
  「亙古不變的友情。」
  
  尤里烏斯溫藹地笑著,遞給安維一束親手摘的玫瑰花。而當他默默地接下時,一個手拙,被花莖上的微刺給割傷。看著逐漸滲出血的食指,安維啞然失笑,看來,要讓友情昇華可不容易,在那之前還得先經過一段考驗呢。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01. 顫動的指尖正微微發燙
  
  「你看看你,吃飯都吃到嘴邊去了。」
  
  還沒領悟到話中的意思,尤里烏斯那修長的食指便滑過自己的嘴邊,摘下了半乾的米,隨後惡趣味地含進嘴裡,當場吃掉。突然的舉動讓安維臉頰整個發燙,摔下了碗叨唸對方:
  
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你覺得要幾歲才能看呢~?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「尤里烏斯殿下,如果我說我愛你的話……」
  「我愛你。」調笑著與愛人廝磨鼻尖,落下輕吻。髮絲在陽光曝曬下,散發著特別的香味。對尤里烏斯來說,能夠與他人肢體接觸,大概是這世界上最能感到安心的事了吧。「等到戰爭結束過後……我們就結婚吧?」

  
  時間快速流轉,轉瞬之間又是個太陽刺眼的日子。發現自己又恍神了,尤里烏斯握緊了手中的刀,下意識地告訴自己,現在的情況跟當時不同,現在你不必這麼緊繃,這只是場簡單比武而已,不會有人趁隙而入的……
  
  傷口只要不揭露就不會受到二次創傷,就不會感覺到它的存在。
文章標籤

霜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